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小公举歌曲联文】安静 Chapter 7

6.

7.

 

 

入夏后夜色一天比一天更晚地爬上Raleigh东面的地平线。回到家时迎接Thranduil的如之前两个星期一般只有Galion一人。他在管家接过大衣并递上绿色的珊瑚绒毛巾时再次意识到了最近Oropher没有露面的事实。一个星期是足够长的时间让他开始怀疑有什么不对头,尤其是有先前那个被他忽略而如今想来似乎至关重要的电话。

 

Thranduil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入客厅暖黄的灯光中。他掏出手机点开父亲的名片时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那个信封形状的符号。他想到Oropher早年在生活还未那么宽裕时每天在书房工作到凌晨的背影,那是如此宽阔笔直且无所撼动的背影,以至于Thranduil即使成长到可以与对方平视的高度时,依旧用仰望一棵巨杉的目光看着他。

 

Oropher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住了,否则不会过了半个小时还是不回他的短信。Thranduil从浴室走出来时带着一团白雾一样的潮湿和海盐沐浴露的气味。他裹着浴巾展开Galion准备好的墨黑色袍子,丝绸随着腰带的系紧逐渐贴近身体的感觉就像是被海风亲吻。他按亮了手机,闪着荧光的屏幕静悄悄地,显示他没有错过什么电话或信息。

 

打开房门时Galion像一个忠心耿耿的侍卫一般等在门外,Thranduil在接过餐盘上那杯Chardonnay前表达了对于Oropher去向的疑问,而管家的回答与Oropher一周前敷衍的知会一模一样:“老爷说因为工作的缘故会离家一段时间。”Thranduil不可抑制地蹙紧了眉头审视一般地打量那位不肯透露更多的管家,而Galion垂着头视而不见。

 

手机屏幕终于在Thranduil把自己裹在鹅绒被中时亮了起来,他靠在枕头靠背上思索着Elrond今天提到的那些具有激烈情绪的十六分音符。那位似乎永远谦和儒雅的作曲家在工作时所展现出的一面陌生且执拗,他在Thranduil窝在一旁的沙发里挥手表示他可以随意处置一切时严肃了神情。

 

“Thranduil。”他说,“这是你的电影,这里的每一个音符都是为你而写的。”

 

[明明是为了这部电影……还有你的酬薪。]Thranduil抱怨着站起身来,Elrond执着地要求他分享拍摄和剪辑时的情形以此体会Thranduil所希望表达出的一切意义,而摄影师本人觉得毫无必要。[Elrond,我为了自己工作;我很抱歉我没法以任何形式感受到你为它辛勤工作的成果,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也不那么在意。]

 

Thranduil能够回忆起Elrond当时的神情;他疲惫地挪开眼,棱角锋利的眉随着那个动作恹恹地垂下,薄薄的唇紧抿着,顶灯温暖的光线就如同Thranduil此时倚靠着的床头柜的台灯;他对着浴室门旁的落地镜微微侧过头去,就像当时Elrond转过头去时的样子;那些光就像丝绸一般缓缓地拂过他的鼻翼和额前的绒毛,Thranduil的眉骨比对方更加浅一些,瞳色也更淡,Elrond曾经赞叹它们如萨摩亚群岛浅海的蓝珊瑚,可他自己更加喜欢孟买兰宝石金酒的比喻。

 

他懒懒地伸长手臂捞回那个不断闪着小红点的通讯工具,点亮的屏幕上显示两条来自不同发件人的简讯。Thranduil在看到父亲的名字时被暂时撇到一旁的忧心忡忡再度燃烧起来;于是他决定暂时忽略那位今晚似乎被他冒犯了的作曲家,毕竟Elrond看上去总是能等待更长的时间。

 

父亲看上去挑选了全世界最模棱两可的字眼回答了他的问题,可Thranduil起码暂时知道了他的大概去向;他在无意间撇到报纸上欧元最近的起伏跌宕,Oropher知道他对这一切并无兴趣于是在家从来都是绝口不提;Thranduil捏着手机,心被些许愧疚浸染得萎缩起来,可眼下这一切也不是他能够置身其中的。

 

他揣揣不安地打出一行试探性的关心传了过去,对面一片寂静再无回音。他的视线从手机飘游到不远处的电视墙上,台灯在那个黑漆漆的屏幕角落映出一点黄豆大的鹅黄色反光,Thranduil出神地盯着那里,然后视线逐渐跟着那个静默的景象模糊起来。垫在身后的鹅绒枕像是一个无限温柔的臂弯,几乎没有重量的鹅绒背像是一汪温水,一点一点的浸润他的每一寸皮肤。Thranduil感觉身体在一片羽绒中不断下坠,他迷糊地想着应该到底了,否则他大约该坠入地心。

 

 

 

Elrond紧蹙着的眉又落在眼前,他看上去因为自己的满不在乎而无奈忧郁,Thranduil不自觉地伸手抚上他的脸颊,手下紧绷的肌肉的浮动下是对方微微张口的动作,Elrond愁眉苦脸地看着他,这可不常在他脸上见到,于是Thranduil温和地笑了。

 

他在下一秒发现自己忽然能够听到声音了,咖啡机在不远处的厨房里任劳任怨地工作着,Thranduil隔着Elrond的肩膀看到它,那个微微鼓动的小顶上冒出一串符号,隔空飘入了他的耳朵。它们长得和Elrond笔下的音符一模一样。那是一种Thranduil从未感知到的奇妙情绪,他无法辨别那些声音是什么形状和质地的,只知道它们源源不断地被接收,然后转化成一些美好的,惊奇的,劈啪闪光的火星。这些陌生的情绪在他的脑海中煮成一锅温水,Thranduil浑浑噩噩地瞪着Elrond,对方墨玉一般的瞳孔闪烁着银星一般的光芒,接着Elrond开口了,声音却是墨绿色的,像是一块刚被切开的翡翠原石。

 

“Thran,你看,这就是声音。”他说完这句话时轻轻地呼出一口气,Thranduil不自觉地闭上了眼。Elrond的脸颊就在他的手下,他用拇指轻轻摩挲着那层绢丝一般略微粗糙的质感,然后他睁开眼。

 

“当然……我的贝多芬。”Thranduil几乎能触摸到自己的声音,也是凉凉的,就像冬天屋檐上垂下的冰棱。

 

他感到眼前晃了晃,再次看向Elrond时却看到了一张不同却万分熟悉的脸。Oropher一脸疲惫地站在面前,Thranduil讶异地瞪着他紧紧拧起的眉头,伸手想要像小时候一样爬上父亲的膝盖抚平它们。Oropher站在那里没有动,眼神投向了他身后。Thranduil想要回过头去可他忽然发现自己动不了;那些飘忽在空中的音符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四周又陷入无尽的寂静。

 

Oropher很快地吐出了一个音节然后转身离开;Thranduil想要伸手抓住自己的耳朵把它们拧下来可他的手被什么困住了。

 

 

Thranduil猛地抬起头时看见自己卧室熟悉的装饰。他的颈部因为长期靠在竖起的枕头上而酸胀不堪,艰难地偏过头去时撇到床头柜上指向凌晨两点的闹钟,台灯的光线对于他来说太过刺眼,Thranduil皱着眉想要转过头去却扭到了脖子。

 

他抬起手按压脖子后的肌肉时注意到滑到被子凹槽处的手机。那个小红点孜孜不倦地闪烁着于是他终于想起Elrond之前给他发的那封还未被打开的简讯。

 

 

-你安全到家了吗。

 

Thranduil看完这句话时目光像融化的糖浆一样软化下来,他想了想动了动手指打下一句话发了过去。

 

-Elrond,你的声音是什么颜色的?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41 )
  1. LawlietLawlie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