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小公举歌曲联文】安静 Chapter 6

    5->థ౪థ

已经跪了整个世界……更新攒人品求及时拿到签证……

6.

 

Elrond在一周后再次来到了Raleigh。

 

作曲家于上次会面时就两人的工作以及交流模式进行了分析,鉴于Thranduil有两天不查邮件的糟糕历史,再加上对方的特殊状况,Elrond当机立断地决定,两人能够随时面对面交谈才是最理想的工作环境。Gil-galad宽容大度(Elrond的原话)地将Raleigh的工作室让给了好友,自己则跟着最近的一班飞机行去意大利悠闲自在。

 

-需要我来接你吗?就算是为了上次的便车。

 

Elrond对话框上方的‘正在输入’几乎只闪过一秒,屏幕便跳出一行字。

 

-谢谢你,不过我已经到了。

 

Thranduil瞪着那行字半天没反应过来。前几天他曾在内心评价对方风风火火,如今看来,Elrond只是有着能够用平常人三分之一的时间作出决定并用五分之一的时间去执行它的优秀品质。他这么想时屏幕上又跳出一行字。

 

-如果空闲你愿意一起共进午餐吗?我想上次我们并没有很具体地谈论工作内容。

 

Thranduil挑眉。

 

-您倒是公私分明,可惜今天我有些事情要处理。

 

对面安静了很久,Thranduil关掉对话框的一瞬间一句话跳了出来,于是他不得不再点开那个可恶的头像。

 

-真可惜,那么您空闲时我们再会吧。

 

Thranduil看到这句话无来由地心浮气躁。他把自己向后砸进椅背里。事实上他并没有什么急于今天必须做完的事情,在那一瞬间产生的拒绝念头来得毫无道理,而他对Elrond的感觉远远称不上讨厌。

 

那甚至是一些更为正面的情绪。Thranduil阴着脸窝在椅子的深处。Galion极其不切合时机地推门进来,无论他如何努力在家中他总是不能从父亲或者这位勤恳的管家那儿得来更多的隐私空间。Oropher曾轻描淡写地表示,如果有什么急事他们是无法等到Thranduil应门再进来——这对于他来说并不可能,而Thranduil如果有什么需要绝对保密的事情他有锁门的自由。

 

可他总不会真正地锁门。Galion对于他阴晴不定的神情视而不见,手里拿着一个棕色纸箱。Thranduil疑问性地挑眉,他并没有什么会给他寄东西的朋友,更别说会将快递一丝不苟裹得像精密仪器一般的。

 

哦,等等。

 

他接过的同时在寄件人的一栏看到了那个预料到的名字。那串不算长的签名整整齐齐地印在上面,鸦黑的墨水稳稳地渗过材质廉价的薄纸,就像Elrond总是带着些微分量的目光。

 

Thranduil拆炸弹一般小心翼翼地用美工刀挑开纸盒子边缘平整地如道路指示线一般的胶带纸,于是这片道路在他手下逐渐浮动起来,纸板缓缓打开的模样简直像是精心设计好的舞台特效。他取出里面那个用塑料纸一层层包裹地整整齐齐的小东西时几乎舒了一口气,心却依旧沉着。而电脑屏幕上的对话框似乎一直以来静静等候着,就像背面的那个人。

 

-您不用特意寄还给我,我的电脑中也有一份拷贝。

 

-我只是刚好将合约寄给您,如果没有问题下次见面时还请带来。

 

Thranduil这才注意到盒子底部被他忽视的白色信封。他将它捻起时感到那两片纸之间薄得几乎互相贴着,他想Elrond或许用了什么奇妙的材质,抑或这一切本该就简单精短。

 

裁纸刀轻轻划开那层蜂蜡后里面落出的光洁绿色纸片却明显不是对方所言的合约。Thranduil疑惑地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张两周后会在Raleigh上映的表演门票。他挑着眉瞥了一眼Galion,对方绷紧了背站在一旁平视着前方,可微微抿得发白的嘴角泄露了些许被隐藏好的紧张情绪。

 

-您似乎已经擅自拟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和合约内容?

 

-这也是一个赌注。更改的权利在你的手中。

 

Thranduil盯着那个变化的称谓不自觉地咬住下唇。他眯着眼如同古董鉴定师一般审视那张薄如蝉翼的可怜的小东西,似乎这样它就会自己瑟缩着顺着他的裤腿灰溜溜地藏到他看不到的地方去。

 

-我改变主意了。您大概已经想好了地点?

 

-房子宽容大度的主人准许我接待来客。

 

Thranduil回头望了一眼Galion于是对方心照不宣地去为他翻找那件亚麻色的针织衫和一些颜色大约相配的长裤。他转过头在键盘上重重地敲下一行字。

 

-我想我知道那里是哪儿。一个小时?

 

-没问题。

 

 

 

对方的头像在自己发去那句话的五秒之内便暗了下去。Elrond微笑着摇摇头起身离开办公椅,升降部分的弹簧被体重解放后发出尖锐而短促的鸣叫。Thranduil有着他所不熟知的变幻无常,这并不是他在想象对方形象时会首先冒出的词语,可它并不违和,甚至丝毫不带有总是伴随的贬义色彩。

 

或许对方就是这样矛盾而又新奇的结合物,就像是带有些许暖意的冷色月光,或是被意外置于漫画区的中世纪诗集。Elrond想到那个被他邮寄去的小东西,里面所包含的广阔世界也仅仅是Thranduil的冰山一角,那些浩远的星河与无边无际的平原是一条从时间尽头流淌而来的河,Thranduil压缩了时间轴也只是停止了它一瞬,而Elrond几乎可以看见对方将自己孤身一人平缓而又寂静地置于这一瞬之中。他看上去似乎在等待,又似乎只是站在那里。

 

是自己太过自信了吗?Elrond环视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一周之前他从未预料到自己会在这里反客为主,他习惯性地在冰箱保鲜层的第二层想要找到那块新鲜且散发着蜜蜡色质感的三文鱼肉却没有成功,然后才想到Gil-galad对鱼肉毫不掩饰的恨之入骨。终于从冷冻层寻找到一块带骨小羊排时Elrond舒了一口气,30分钟刚巧够它自然解冻,在这之前他可以做些其他的。

 

百香果的果肉在银勺内反射着诱人而不灼眼的光,Elrond在最后一瞬改变了主意将它从沙拉盆上方转而放入了搅拌机里。低速旋转的机器中一粒粒深色籽上下飘忽不定,与黑朗姆酒混合后渐渐悬浮着扩散开来,像是缓慢旋转流淌的银河。

 

Thranduil在他将最后一片西芹叶一丝不苟地摆放在沙拉顶端时敲响了门铃,Elrond打开门的一瞬间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潮气和修剪过草坪的清香。他侧身让对方进来时才发现Thranduil孤身一人,水雾将几丝垂下的金发粘连在一块儿贴在额上,一片嫩绿的叶子被钩挂在亚麻色的织物上,主人对此无知无觉。

 

来访的客人在擦干自己的头发时明显地被漾在空气中浓郁的酒香所取悦,他懒懒地将毛巾递还给对方时嘴角勾起愉悦的笑意。临时的主人接过后才开始了第一句语言意义上的交流:“外面下雨了?”

 

Thranduil将头发别到耳后时这个问题轻飘飘地浮到他的眼前,他似乎忘记随身携带用以交流的书写工具,于是那双被雨天浸染地湿漉漉的蓝眼里浮现出一丝烦恼,最终只是耷拉下肩膀点了点头。

 

Elrond感到心微微地提了起来,但计划并不会因为这临时的怯场而被打乱。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面的人随着他尚且不熟练的动作而微微惊讶地睁大了眼。

 

[您瞧,我本来准备迎接两位客人的到来。现在您得额外多负责解决一些食物了。]

 

Thranduil下意识地微微启唇,像是要说什么,他复杂地看了一眼Elrond,随后垂下眼若有所思。Elrond微笑着等待,他所期待的在对方的沉默中逐渐化为实体,那并不是廉价的感动或惊喜。金发的客人很快调整好情绪抬起头来。

 

[我想我只能负责酒的部分。]Thranduil抬起下巴神色倨傲,[现在告诉我它们在哪儿。]

 

 

 

对方抿下第一口酒时天青色的眼睛里有明显的软化——他整个人都跟着放松下来一般顺着椅背慢慢下滑到一个舒适的姿态。Elrond从烤箱中取出托盘时故意放慢了姿态,待他撒上少许灰盐转身,不出所料地迎上了Thranduil略微好奇的眼神。

 

Elrond注意到对方进餐时时不时飘来的眼神。他默不作声地承受着对方似乎仅仅是为了确认的目光,然而Thranduil无意停止这种行为。Elrond在对方第二十还是三十次看向自己时微微叹了口气,抬起头来迎上了Thranduil的目光。

 

“Thranduil?”

 

Thranduil看上去像是做错了事儿被抓包一般紧紧地抿住了嘴唇。他踌躇地放下了手中的刀叉慢慢地作了几个动作。

 

[我只是,在确认,没有遗漏您想要对我说的话。]

 

Elrond失笑,对方看上去极想转过头去回避一切与尴尬有关的东西又不得不正视他的双眼。Thranduil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那并非是常人强装出来为了补足自己并不满盈的自信心的傲气,它们糅合在Thranduil的每个动作,神态以及口无遮拦的问句里。然而这一切之下Thranduil总是时不时地表现出一些与之不符的谨小慎微和如履如临,一个高傲如他的人本不该也不会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Thranduil,强迫你违背本性进行一些没有意义的饭桌社交并非我的本意。我也不会在你享受食物或美酒时说出什么无关紧要的场面话导致你必须放下手中的事儿。”Elrond发现Thranduil的目光随着他的话柔软了下来,于是他弯起嘴角用他能做到的最真诚的眼神迎上对方:“我擅自抢走了Gil-galad冰箱里唯一一块肉,您作为从犯或许可以帮我快些毁尸灭迹?“

 

Thranduil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他像个宽容纳谏的国王一般挺直了背垂下眼,把注意力放在了餐盘上。Elrond注意到他毫不掩饰地用刀把洋葱圈和西兰花从涂满了香草碎的羊排上扒拉开,嫌弃地丢在了瓷盘的角落里,于是当Elrond把沙拉的盆子从厨房拿出来时他暗自享受地看到了Thranduil猛地垮下的脸。

 

[你说过我可以不做不想做的事情。]Thranduil挑衅地看着Elrond慢悠悠递过来的小碗。

 

“当然,你可以。”Elrond微笑着回答,Thranduil如临大敌一般瞪视着那个碗,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慢慢塌下肩膀,用叉子捣鼓着一个鲜红的圣女果塞进嘴里。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1 )
  1. 🐱Lawlie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