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小公举歌曲联文】安静 Chapter 3

12.


3.

 

Thranduil在家里度过了几天看似悠闲的等待日子,像是为了弥补之前几个月的睡眠不足,每天不到正午太阳热烈地直射绝不起床。Oropher恰逢休假也由他胡闹,吩咐保姆将他的早饭直接省去,中饭温了又温,才见正主打着哈欠披着浴袍从二楼磨蹭下来。

 

Elrond的邮件来的迅速。他上次说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看,Thranduil原以为是他客气的托词,没想到第四天对方便有了回复。

 

看邮件时Thranduil还赖在床上,头脑没有完全清醒。他盯着手机泛着幽暗光线的屏幕上那句“It would be my pleasure……”愣愣地看了十几遍,才反应过来对方是答应了。虽说并不到兴高采烈的程度,也算了了一桩大心事,Thranduil心满意足地把脸在松软的鸭绒被中磨蹭了两下才慢慢地爬起床。

 

 

他下楼看到Oropher破天荒地拎着座机在打电话。Thranduil走近,注意到Oropher一语不发,眉头紧紧蹙着神色不耐一脸阴郁。他心下好奇,便躲在一旁悄悄地看。Oropher最终很快地吐出了一个音节然后重重扣上电话,Thranduil无法解读那个稍纵即逝的口型,而父亲像是感应到一般回过头来,看到了他先是一惊,拧着的眉便也松懈下来。

 

“今天起来的真早……我让厨房弄点东西吧。”Oropher挂了电话,开口间神态已恢复平和。

 

[好。]Thranduil犹豫了一下,手指蜷在半空,半响之后小心地做出几个动作:[发生了什么吗?]

 

Oropher没有回答,草草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转身上楼。他离开的脚步像是一个刚刚背着十几公斤重物爬上好几层楼的疲惫的搬运工,Thranduil皱着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想到忘记了告诉父亲Elrond应许的事情,然而对方墨绿的衣角已经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只得作罢。

 

他坐在餐桌前专心地对付眼前涂满了樱桃果酱的薄煎饼。能干的厨师将鲜红水灵的草莓挖去梗,整齐地排布在金黄松软,冒着诱人香气的饼面上。Thranduil小心翼翼地用刀撇去过多的糖枫汁,蜜色的液体在白瓷盘上粘滞着,随着刀锋的轨迹拉出长长一条。Galion在Oropher撑腰下坚定地拒绝了Thranduil晨起要喝一杯红酒的要求,他只得百无聊赖地啜饮着那杯颜色和光泽相比之下都远不尽如人意的柠檬茶。金属质地的勺在瓷杯中搅动时有着四面碰壁的坚硬感,Thranduil在银色和白色中纠结许久,决定将这种声音与金属银划上等号。

 

见过Elrond之后,不知是否因为对方略带调笑的话,Thranduil最终还是鬼使神差地上网草草地浏览了一下对方的履历。作曲家在业内的口碑好到令他惊叹,虽不多产但所有作品在大众口下也似乎无可挑剔。Thranduil仔细搜索,发现Elrond果真为Gil-galad投资的电影做过编曲。那部片子他前几年无事可做时也看过,场面不大,剧情结构也十分简单,除却一两个能够吊人胃口的演员阵容,在Thranduil看来实在属于Gil-galad名下质量平平之流;如今想来那几乎不合理的好评率大约是来自于Elrond神来一笔的配乐了。

 

他将那片切割得过大的煎饼塞进嘴里时还在思索回复那封邮件的措辞,许久才注意到一旁举着电话的Galion。Thranduil在理解了Elrond的名字时疑惑了一秒,再次回想那封邮件倒似乎的确是两天前发来的。这段时间他睡得晨昏颠倒,一时竟疏忽了查邮件。

 

Elrond在电话那一头流露出前来探访的意图被Galion木着脸的翻译表达得冷漠而不近人情。Thranduil脑海中出现了对方上周坐在自己对面的样子:身子微微前倾,手肘相互抱着撑在膝盖上,墨黑的发梢被谨慎地拦在耳后;Elrond有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睛,于是那本因过于挺拔且棱角锋利的鼻翼而显得阴沉的面部线条竟也奇迹般地和善沉静。

 

Thranduil略带犹豫地看了一眼他等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翻译加管家,然后自顾自地低下头笑着摇摇头。以他的状况,面对面的交流似乎的确优于你来我往的邮件抑或由Galion面无表情地转述那些美好或无趣的专业词汇。Thranduil点头应允,时间约在了第二天上午。听Elrond的意思,对方刚巧在本市拜访一位老友,时间便也灵活充裕。

 

Thranduil餐后再次查到那封邮件时,发现Elrond全篇邮件并未提及希望再次见面一事,于是一时也觉得讶异。上次拜访,Elrond除却开始的不适应,其余时间给他的印象沉稳风趣,举手投足都带着温和克制的意味;眼下两天邮件没有回应,居然查到他家的电话,不知是对工作认真负责,还是个性实来如此风风火火。

 

Oropher的公司总是业务繁忙,即使是周末也鲜少放他在家享受些许清闲日子。他低下头匆匆地亲吻了Thranduil的两颊后关门离开。下午阳光不那么火辣时Thranduil不愿一个人闷在家里。他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终于得到他想要的酒精时Thranduil抿下酒液的模样像个打了胜仗的将军。片子已经剪辑完毕,最近又没有拍过静态。Thranduil在脑海中过于一般地筛去了所有家中的存碟,然后谢绝了Galion的陪伴提议,一个人出门游荡。

 

Raleigh的一切都沐浴在一场质地柔软色泽金黄的日光浴中,这给人一种夏天提前来到的错觉,然而空中若有若无飘洒着的嫩黄色花粉在Thranduil看来简直如辛德勒的名单中漫天飞舞的骨灰一般可怕。他在打了第八个喷嚏之后吸了吸鼻子,把半张脸都埋在了衣领里,并且诅咒自己忘记带口罩的事实。

 

他走着走着晃到了经常光顾的影像店,老板叼着一个苹果聚精会神地盯着墙角的显示屏,Thranduil定睛一看似乎是最近票房走红的一部商业片,人马特效都下了狠功夫。他走过前台时屏幕上疾驰的跑车忽然剧烈爆炸,火光冲天,气流卷着的碎玻璃片几乎要穿透荧屏砸到他脸上。老板被音效震得浑身一抖,回过头来看到Thranduil,才对他干笑了两下算是问候。

 

他飞快地略过了促销和新片上映的区域直奔店面东侧的角落,一些不知名的小语种电影和封面陈旧色调温暖看上去缠绵悱恻的爱情片被参差不齐地插在架子上。Thranduil随眼扫去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细看原来是前两天在网上看到的几年前Elrond配乐的一部小成本文艺片。

 

仔细想来,Elrond的作品似乎并没有什么常性,除却当红的好莱坞商业大片,他的作品几乎涉足各种类别。这次答应为自己的纪录片作曲,大约不是想要突破自己,就是想要换一种口味放松心情了。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56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