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小公举歌曲联文】安静 Chapter 2

1.

2.

 

门铃响时Elrond刚好听到咖啡机跳掉的声音。他看了看钟诧异地发现对方比约定时间早到了十七分钟,提前的时间既不长到令人尴尬,却也无法令他体贴周全地完成准备。

 

开门前Elrond终于来得及将那条品味可怕的碎花围裙藏在玄关后的抽屉里,门外出乎他意料地站着两个人。他愣了愣,下一秒不动声色地试探着向左边那位神情更为冷漠的金发男子微笑着伸出手:“您好,我猜您就是Merricks先生?”

 

对方从善如流地伸手握住他:“Thranduil。”Elrond注意到他的嗓音很轻,音色沉静清哑,却刻意压抑着;他预想到对方的寡言,却不料Thranduil真的惜字如金,吐出名字后竟再也不曾开口寒暄。

 

Elrond内心讶异,也只能道:“初次见面,我是Elrond,”他指示性地转向对方身侧相比较矮的男人,Thranduil沉默着,褐发的人却兀自开口了:“我是Merricks先生的手语翻译,Galion。”

 

Elrond毫无准备地接受了一份不大不小的炸弹,惊得竟也微微瞪大了眼。他内心暗暗叫苦,Gil-galad给他打电话时只字未提对方的特殊状况,这种时候他无论是做出诧异或若无其事的神情都难免尴尬,可Thranduil此刻就站在眼前,他又不能兀自沉默着。

 

他余光撇到那个金发的男人,对方看上去神色平静,并不像是要责难于他。Elrond定了定心,低头思索片刻,抬起头硬是扯出一个得体温和的笑:“原来如此,是我唐突了。那么两位请先进来吧。”

 

Thranduil看上去可以轻易解读他的唇语,于是Galion的翻译便也只是单向的。两个人交谈在三个人之间进行地顺利而诡异。Galion早已相熟Thranduil的各种习惯,工作地迅速如早已预先得知Thranduil所要说的话,语气间是公事公办的客套和疏离。Elrond表面上维持着微笑,实际上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难免坐立不安。Galion说完话后他一时不知该看谁,有时便干脆对着那位翻译说话;然而下一秒对方转过头看向Thranduil的手语时他才恍然大悟,此时不免露出愧疚之色。

 

Thranduil观察着Elrond的脸色变化不定心下也觉得有趣。太多人在得知自己的状况后做出各种各样的反应,也不乏如Elrond一般强作镇定者,然而能将客套的情绪表达得如此真诚持久的对方却也是第一个。

 

Thranduil想了想便对Galion做了个手势;对方迟疑地看着他而他不为所动,于是Galion只得顺从地点了点头走出书房。Thranduil注意到在一瞬间,Elrond原本垂在座椅旁的手指便下意识地捏紧了扶手,修长苍白的指节因用力而格外分明。

 

Elrond瞪着Galion离开的背影静默了一会儿,转过头无奈地对Thranduil摊开手:“您这就是在为难我了……请问我哪里有冒犯到您了吗?”

 

Thranduil不理他,低头从外套的口袋里变魔术般地掏出了一本便签本和笔。纸和笔的摩擦声轻微而延绵,Thranduil垂着眼,着笔的速度不紧不慢,看上去完全不介意让对方等待。

 

Elrond在一片静谧中竟也奇迹般地镇定了下来。他和Thranduil面对面坐着,对方低头写着字条,他两手虚虚握着手肘撑在膝盖之上安静等待。房间一时只剩下咖啡机偶尔冒出闷闷的滚水声。

 

Thranduil将那张纸片递给他时Elrond一时晃了神。他接过的同时微微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过来,纸上的字迹清晰瘦劲,每个字母微微斜着,笔尾上挑,不甚明晰地连着下一画。

 

-我想这样能够让您更加自在,您看上去更加习惯于两个人之间私密的对话。

 

Elrond失笑;他抬头时看到对方懒懒地靠在椅背中,一时也放松下来:“……是我失态了,即使Gil-galad有稍微提供预告的话……希望没有冒犯到您。”

 

Thranduil静静地摇了摇头。他想了想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一句,Elrond再次倾身接过时座椅被他带的向前挪动,Thranduil抬头瞥了他一眼,撤回纸又加了几笔。

 

-只要您不会觉得如此这般太过浪费时间。不介意的话您可以坐过来一些,彼此方便。

 

Elrond听话地将椅子干脆朝Thranduil的方向挪动两个身位,两个人的座位几乎近的贴在一起,Thranduil看上去并不为此困扰。Elrond注意到他不在写字时总是认真地看着自己。Thranduil盯着对方唇形解读的模样一派天真平和,一米九几的人睫毛微微颤着,蓝眼睛湿漉漉得盈着水汽,看上去竟像一头尚未独立的幼豹。

 

Thranduil向他坦言从未听过他的名字时Elrond几乎要惊讶的大笑。对方言语中总是带着一种过于直率的平静,Elrond发现自己奇迹般地并不反感,于是听到这句话时他更多感到好奇。

 

“您说从未听说过我……所以这次见面是一次考核?抑或您对Gil-galad先生的熟识让您对他的一切推荐不设心房?”

 

Elrond有意戏弄对方地严肃了表情,Thranduil也只是摇摇头,看上去没有被他所威慑到。

 

-我的自身情况剥夺了我进行主观评判的能力,而花费两张机票和我一个周末的时间来考核您是否是一个健谈有趣的人对我并无太大益处。这更像是一个赌注,我看过Gil-galad先生的作品,虽然无法听到他的配乐,根据画面我也大约能够判别他的品味如何。

 

Elrond看完这张格外长的字条时Thranduil又递过一张:

 

-我无意冒犯您,做这个纪录片一开始也只是出于心血来潮。而开始之后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研究作曲者。

 

“包括您从Gil-galad先生得知我之后?”

 

 -我不喜欢由于他人的评判对一个人的作品产生先入为主的某种印象。事实上,您愿意见我已经在我的意料之外。在看过它之前您并不需要承诺什么,毕竟选择是相互的。

 

对方忽然严肃起来的态度和近似恭敬的语气令Elrond也下意识地收起了之前不甚认真的笑容。他伸手接过Thranduil的文件袋时能够触到里面用海绵塑料包裹着的硬盘的形状。

 

“我会尽快与您联系。”

 

Thranduil无意寒暄,收到了满意的答复后便起身准备告别。两人握手时Galion分秒不差地走了进来,看到两人之间和缓的气氛松了一口气。

 

“你们什么时候离开?”

 

“五点的飞机。”Galion替他答道。

 

Elrond看到墙上的钟后皱了皱眉:“这个时候路上几乎打不到车,坐地铁的话也要绕很长一段路。”他想了想回身从玄关旁的衣架拿起大衣和钥匙:“我送你们吧,正好也要出去。”

 

Elrond说这话时神情诚恳,Galion刚要婉拒却见一旁的Thranduil干干脆脆地点了头,也只得苦笑着跟上。

 


评论 ( 18 )
热度 ( 75 )
  1. 🐱Lawlie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