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小公举歌曲联文】安静 Chapter 1

1.

 

Oropher走进放映室的时候,毫不意外地看到自己的儿子一个人坐在里面。

 

空调被打的很低,房间里一片黑漆漆的,Thranduil穿着的黑色衬衣几乎要融进一片夜色里,如果不是他的金发和侧脸被荧幕的冷光打出一片惨白与暗夜交错的斑驳阴影,Oropher几乎认不出缩在沙发上裹着毯子的他。

 

Thranduil像是被他打开的门外透进的灯光所惊扰到一般,向Oropher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按下暂停键。

 

[父亲。]

 

Oropher点了点头,“你不用停下,”他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些许:“作为父亲,我难道没有看到抢先版的特权?”

 

Thranduil抿了抿嘴,抬眼扯出一个无奈而顺从的笑。[当然,您过来坐吧。]

 

 

荧幕上被定格下的星空随着Thranduil按下遥控器的动作缓缓旋转起来,时间线被缩短后斑驳绚丽的色彩在看似宁静而一成不变的夜空中闪烁而过,漫天星斗洗刷过夜的幕布沉降在暗色的山坡后,扭曲虬劲的枯木如龙爪般向上延伸,地平线后的微光截断缓缓向后延伸的银河。

 

Thranduil坐在一旁几乎没有动静,放映室里寂静一片,Oropher下意识地压低了呼吸。他在一片难耐的无声中微微测过头。荧幕上变换的光线在Thranduil挺拔俊秀的鼻翼和拧着的眉心镀上一层微光。他的眼窝因缺乏休整而深陷,眼神却格外明亮凌厉,专注地锁着荧屏上的画面。

 

年长者极其细微地叹了一口气;他将手里的两杯咖啡轻轻搁在茶几上,其中的一杯向旁边推了推。Thranduil注意到了这个动作;他感激地对Oropher施以笑容,双手将马克杯握在手里细细地闻,像是被那些徐徐升起的香浓热气温暖了一般满足地轻叹。

 

[谢谢您。]Thranduil抿下一小口咖啡后, 对对方懒洋洋地做了一个简单地手势。他卸了力一般地放松下来,顺着沙发的曲线下滑。Oropher揉了揉他的头发想要说些什么,而荧幕上忽然一亮。科罗拉多大峡谷红白纹理清晰的古壁地层断面在长时间曝光的高感光大光圈下亮如白昼,过曝的月光俨然如一个散发着冷光的小太阳,背景中延绵不断的星空寂静无声地滑落。

 

无数一闪而逝地流星刀刻一般拖过冗长虚幻的轨迹,在Thranduil堪堪瞥过的眼中留下一个个细小的短暂光点,像是从无限远处看到的,宇宙深处超行星爆炸时最后的绚烂火光。

 

“我不得不说……它令人惊叹。”Oropher对于自己的儿子从不吝啬赞美的词汇,而Thranduil也只是笑了笑。他又一次按下暂停键时画面停留在一排夕阳中侧翼的海鸥上,然而美到令人窒息的绛紫色晚霞没有在他的眼神中留下惊艳的痕迹。

 

Thranduil看似疲惫地转过头将脸埋在双手里,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了动静。

 

[谢谢您,可是它不能只是这样。]

 

Oropher即刻心下了然,却也不好多说什么。Thranduil生来心高气傲,原先做静态摄影时手中的作品绝对不肯让第二个人染指处理。出版商即便背后恨死了他顽固高傲的性格,由于Thranduil近乎完美的技术和Oropher暗中使下的各种手段也不敢说什么。

 

然而动态的纪录片却是另外一回事了。眼下这仅仅是他的第一部类似作品,Thranduil用三年的时间拍摄,又花近四个月的时间日夜不停歇地剪辑画面,投资方脑满肠肥的负责人笑得一脸谄媚,在夸奖他对画面节奏的把握以及对色彩的调控甚至是他的高端的拍摄器材后,仍旧提出了‘没有配乐会大大缩小这个作品的市场和可观性’的论调。

 

Thranduil依旧记得那个西装革履的胖子将每个口型都过分夸大地表现出来的样子。他站在办公桌前,看着对方将自己塞进那个宽阔舒适的真皮转椅仰着头,言语中的小心翼翼和刻意做出的同情神态都令他感到没顶的羞辱。当对方提出愿意派公司中的几位好手为他配乐时Thranduil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顾不上一边的手语翻译便抄起文件夹转身离开,将对方扭曲了嘴脸的挽留挡在脑后。

 

即便如此,他依旧拒绝了父亲主动提出的投资。Oropher半是欣慰半是担忧,Thranduil从不因先天缺失而自怨自艾,甚至比起多数同龄人看上去更为独立优秀且野心勃勃。Oropher明白Thranduil的骄傲使他不愿过分借助自己的羽翼,只是这一次面临的困难已经不是他能够自行解决甚至丈量的了。

 

Thranduil小口啜着咖啡,他将两条长腿折叠着抱住膝盖,像猫一样蜷在沙发,神情隐在袅袅绰绰的热气后。Oropher权衡再三,拉住他严肃道:“我知道你想要靠自己的实力,可是Thran,你如果足够强大就应该正视自己的弱处。”

 

Thranduil静静地坐着没有反驳,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微一笑:[我明白。]

 

Oropher紧蹙的眉并未因对方出乎意料的服从而松开。Thranduil向来自负才华,那些不知名的作曲者他或许是看不上的;然而作为纪录片导演他最多算得上初出茅庐,即便是依靠Oropher的关系,一些著名的作曲者也不一定愿意屈从一部尚未崭露头角的新片。

 

Oropher轻轻地叹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层意义,他骄傲地儿子才不会感到挫败或受到轻视;或许是因为Thranduil的生理缺陷,他对于对方总是有着过于强烈的保护欲;而Thranduil像是看透了他内心的想法一般继续微笑。

 

[不用担心。我联系了一位作曲家,而且他已经给我回邮件了,我明天会去拜访他。]

 

Oropher极其诧异,表面上却也只是做出愉悦的神情:“是这样……那再好不过了。”他在脑海中搜索着一些熟悉的名字,可也无法猜出,Thranduil是如何在毫无评判方法的情形下下了决定。

 

[一位前辈的推荐……我也只能赌一赌了。]Thranduil站起身,貌似轻松地伸了个懒腰。Oropher随他站了起来:“对方在哪里?需要我安排人送你过去么?”

 

[不必了,就在Annapolis……我让Galion帮忙买了机票,他会和我一起去。]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79 )
  1. 🐱Lawlie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ω^)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