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The Ineffable 11(现代大学AU)

10->┗|`O′|┛ 嗷~~ 

这么频繁,你有没有爱上我

11

瑟兰迪尔在第二年的秋季学期接到导师安排的一个课题研究,内容涉及金融风险投资和市场,由选定的四个学生完成进行公开答辩。瑟兰迪尔坐在那位风度翩翩的老教授办公室里,面前打开的电脑显示屏上是教授转发给他们的课题内容。还有三个同组的学生不安分地不断挪动着屁股,不知是因为有些诚惶诚恐还是因为邮件上显示的“最终由数位华尔街投资银行资深银行家审核”而感到兴奋。

 

这不是他所擅长的。瑟兰迪尔是整个商学院里为数不多的本科为工科的学生,然而他强大的建模分析能力也令学院大多数教授和同学认可。

 

眼前的课题……瑟兰迪尔皱着眉。他并不喜欢阅读大量金融投资相关的论文,在条件允许下他不介意耍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聪明,而直接跳到他喜爱的部分;埃尔隆德则与他恰恰相反。

 

“瑟兰,这种学习态度是不对的。投机取巧只会让你的知识系统不成体系。”他黑发的友人在视频那头一脸严肃地给他上课。瑟兰迪尔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埃尔隆德总是一丝不苟,这大约也是为什么对方似乎从没有学不好的科目一样。他喜欢埃尔隆德这一点,但不代表他愿意自己施行这种值得称颂的品质。

 

“得了吧埃尔,学术钻研不适合我。”瑟兰迪尔窝在学校图书馆媒体室的沙发里,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从这里毕业之后我就要成为一个利欲熏心的商人了(埃尔隆德不满地眨眨眼),毕竟你毕业比我晚两年,我得为了咱们的房子和狗赚足够的钱。”

 

埃尔隆德听到这句话无奈地笑着摇摇头:“你真是……”瑟兰迪尔心情大好地啜了一口咖啡。他喜欢看埃尔隆德因为自己而头疼地揉着眉心的样子,对方顿了顿,嘴角的笑意却是加深了几分:“好吧,我的老板。”

 

埃尔隆德对另一方的宠溺就像一个黑洞;他们确认关系后,瑟兰迪尔起初仍旧十分拘谨。他在角色上的转换比自己想象的更慢,即使他已经在自己看似无果的幻想里独自沉沦了七年。对方小心翼翼而不容置疑地向他伸手,以最和缓温柔的姿态带领他走进这段以分居两地开端的关系。

 

瑟兰迪尔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逐渐熟悉和依赖这种感觉,甚至习惯于和对方开些暧昧或整蛊的玩笑。埃尔隆德陪伴的感觉让他觉得无比舒适,就像他们本来就是为了对方而存在的。

 

“叫学长。”瑟兰迪尔洋洋得意地把长腿架在桌子的一边,反正外面的人没法透过被他关紧的门看见他此刻不甚优雅的姿态。“我可大你两届。”

 

“我们又不是一个系……”埃尔隆德面对愈发无法无天的友人仍旧一脸无奈温柔的宠意,瑟兰迪尔像个轻佻的公子哥一样扔过去一个飞吻,埃尔隆德放下手中的笔用食指中指对着摄像头作势接住,然后轻轻放在自己胸口:“对了,我的实习或许可以早些结束。”

 

他笑盈盈地看着瑟兰迪尔蓦然瞪大的眼:“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加快进程,手上的项目提前半年结束,所以我大概在你学期末的时候就能够回来。”

 

瑟兰迪尔的眼角不知是灯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有些泛红;他听见埃尔隆德的声音,里面是惯有的温和笑意以及一些更加郑重的东西:“我们可以一起过圣诞节,学长”

 

---------------------------------------------------------------------------------------------------------------------------------

与其他三个人共事比想象中更加容易,毕竟这个课题背后涉及的潜在巨大可能性令每个人都不敢松懈偷懒,作为商院拔尖的四个学生每个人的能力也都不容小觑。

 

瑟兰迪尔愉快地负责了他所擅长的部分,除却寻找资料并且进行定期的group meeting前期他还是很轻松的能够兼顾课业;然而当一切资料进入整合阶段时瑟兰迪尔便开始了没日没夜的画图表run数据。另外三人中有一对甜蜜的小情侣,有着淡淡雀斑的红卷发女孩非常慷慨地表示她愿意帮忙,于是她那位总是喋喋不休略微自大的男友只得任命地也加入了行列。

 

他因极端忙碌的作息而错过了三次与埃尔隆德的例行视频后终于察觉到并且感到抱歉。他的墨发男友在电话的那一头温和地笑着让他注意身体。埃尔隆德似乎在外面走路,瑟兰迪尔能够听到他稳重的步伐踩进不知是满地落叶还是什么时发出的微弱沙沙作响。埃尔隆德平和拉长的呼吸似乎有令他放松自己神经的奇效。

 

“我大约十二月中旬回来,”埃尔隆德语气平静:“之前我会回英国呆十天,见一下父亲。”

 

“这么快!”瑟兰迪尔握紧了电话,他无法抑制嘴角上扬的愉悦角度,然而他很快想到什么似的皱起了眉:“那段时间正好是我课题答辩的时候……你可千万别挑我答辩那天过来。”

 

 

 

 

然后埃尔隆德真的买了他答辩那天到波士顿的飞机。

 

瑟兰迪尔隔着电话眉毛几乎要飞到额角:“埃尔隆德,你怎么想的?”图书馆门口路过的人因他略高的嗓门纷纷侧目,瑟兰迪尔不得不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我分明把我那段时间的日程表发给你了……答辩的日期我还用红色标了出来!你一定是故意的!”

 

埃尔隆德低沉和缓的笑声从话筒中传出,瑟兰迪尔因对方“不诚恳的态度”而愈发火大。他原本计划好去洛根机场接他的男朋友,他甚至想好了买一束什么花。他垂头丧气地坐在图书馆前的台阶上,嘟囔着埃尔隆德毁了一切。

 

原本对方重新踏上这个国土能够第一眼见到自己。他恨恨地想。

 

“……你那段时间很累,我不想让你再费时间和精力来心烦这个。专心准备答辩,我保证你结束后就能见到我。”埃尔隆德的声音在国际电话不甚好的信号下有些失真,瑟兰迪尔内心的愤愤不平却奇迹般地消减了下来,然而他仍旧板着脸不出声。

 

“况且,你等了我那么多年,让我试一试找到你在的地方,也不会那么难。”

 

瑟兰迪尔愣了愣,他的脸侧开始微微发烫,然而一些无法言说的情感很快从喉间涌出变为无法掩饰的笑意。

 

 

“……我一定是见鬼了。”红头发的凯蒂和她的男朋友走出图书馆就看到平时不苟言笑的组员坐在楼梯上傻笑;她的男友看上去像是见到了教授穿着草裙舞转呼啦圈的样子。

tbc.

评论 ( 34 )
热度 ( 78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