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The Ineffable 8(现代大学AU)

你们要的糖。。。

 

7->

 

8.

瑟兰迪尔沉默地坐在那里;埃尔隆德依旧站在他跟前,黑色的风衣像一个巨大的屏障挡住路灯略微刺眼的光。他没有问对方为什么会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林迪尔离开前那个满是深意的笑容让这个问题失去了意义。

 

晚春在白日里缀落在树梢枝桠处细密的嫩叶此刻簌簌低语着,瑟兰迪尔小心翼翼地吸了吸鼻子,清苦的草香混合着埃尔隆德围巾上熟悉的温暖味道是恍如隔世的慰藉,柔软地穿刺过透明的表层组织,然后在内里化为最尖锐的刀刃。

 

可他们本不该互相伤害。


瑟兰迪尔如梦初醒一般瑟缩了肩膀站起身来,埃尔隆德有些紧张地望着他,眼里那片不确定的闪烁是潮湿的地面倒映出的寂静黑夜。瑟兰迪尔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声音黯哑:“……我们到楼上说吧。”

 

他迷迷糊糊地带着对方进入公寓的电梯,维护得当的不锈钢门模糊地映出他身后埃尔隆德看不真切的面容,像是隔着一层湿漉漉的雾气。瑟兰迪尔闭上眼的前一秒似乎看到对方犹豫着伸出的手,他再一次睁开眼伴随着电梯轻快地“叮”的一声;门徐徐开启,像是一场他们都无法预知内容的戏剧开场时掀开的幕布。加里安公寓的防盗门在不远处立着,瑟兰迪尔迈开脚步时感到身下的地面就像沼泽一般下陷缠绕着他。

 


客厅的灯啪地亮起时瑟兰迪尔反射性地闭上眼,埃尔隆德预言家一般伸手扶住他站立不稳而微微摇晃的身体。那个触摸透过他单薄的衬衣像是电烙铁一般滚烫地烙印在后腰。瑟兰迪尔在瞬间绷紧了喉颈,他不着痕迹地向前一步远离令人心悸的暖源蹲下身换鞋。

 

他们在沉默中完成了一切,瑟兰迪尔终于能够再次平稳的呼吸时他转过身直直地盯着埃尔隆德,神色冷淡。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来做什么了。”

 

埃尔隆德微微蹙了眉,他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就像我刚才说的,带你回去。”

 

瑟兰迪尔发出一声短促的冷哼,他在下一秒发自内心地后悔这个举动可他也只能这样。“埃尔隆德,”他眯着眼一字一句地吐出对方的名字,“我有足够的清醒告诉自己那天发生的一切不是一场梦,也有足够的自知之明确信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友谊……”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说完了剩下的话:“……不足以弥补我所说出的话。”

 

埃尔隆德出乎他意料地笑了出来,笑声里的苦闷狠狠地挤压收紧他的心。埃尔隆德朝他走进了一步,于是瑟兰迪尔更加清晰地看到对方鸦色的瞳孔周围细密精致的红色血丝。

 

“那就当做是我没有足够的自知之明吧,瑟兰。”他的声音轻柔如黑夜中燃烧着虚空的一盏烛火,“或许是我这么长时间并未联系你给你造成了困扰和误解,可我需要一个人想一想。”

 

瑟兰迪尔瞪着埃尔隆德,他开始习惯性用上牙死死研磨自己的下唇内侧。这是一场审判,抑或是一场决裂,他想象不到更好的东西。埃尔隆德对凯勒布里安的真挚情感早已磨灭他的最后一丝幻想,即使是如今他自然也不会相信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对方便可以忘记一切伤痛转而接受自己。

 

可他还是问出口:“那你想好了么?”

 

“没有。”埃尔隆德的回答将他的心击沉到湖底。瑟兰迪尔缓缓地阖上双眼,他无力地在身后的沙发上坐下,把脸埋在手心里。“那你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我知道……”瑟兰迪尔听到埃尔隆德渐近的脚步。对方在身前轻轻蹲下,伸手将他盖在眼上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拉下,于是瑟兰迪尔不得不正视埃尔隆德温柔笃定的双眼。

 

他无法计数自己曾多少次迷失于这双眼的最深处。草木枯荣,树木生长,时间的风钻过他们的指缝于是二十年的时光沉寂下来。他回首望去一条路延伸到记忆的尽头,一切始于尘土归于沙末,埃尔隆德眼底的温柔如星空闪烁,数年如一日般在他的心底无法抹去。

 

“别那么看着我。”他几乎是咬紧牙关说出这句话,声音里的颤抖令对方更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就是因为你一直一直这样。这一切不都是我的错。”

 

埃尔隆德并未因为他语气中的冰冷和怨愤而退缩,“我听到你离开,可那时候我脑子里很乱。我不知道以什么立场和资格阻止你。”他犹豫了一下,在瑟兰迪尔潮湿的目光中继续开口:“你走了以后我一个人想了很久。我以为我有足够的时间,可是我没法睡着。”

 

瑟兰迪尔不敢正视对方眼底的深意。他听到埃尔隆德说:“我们从未在这种情形下分开。我很抱歉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些那么久,可你一直隐瞒着我。”埃尔隆德的声音里忽然夹杂进一些微凉的严厉,瑟兰迪尔疑惑地抬起头看到对方眼里浮现起一些陌生的情绪,“你不能把这一切忽然抛给我然后一走了之。我想这是我们两个需要一起解决的问题。”

 

“怎么解决?这可不是你图纸上改变几个数据就能解决的偏差,埃尔隆德。”瑟兰迪尔闭上眼有些悲哀地笑了。“我们对对方抱有性质不同的情感,你难道能用对待凯勒布里安的方式对待我么?”

 

他静静地偏过头凝视着客厅落地灯在地上落下的轻柔韵脚,许多故事也许就是如此在无法调和中不了了之。“别再欺骗自己我们能够维持挚友的状态了,至少我做不到。”

 

埃尔隆德沉默了很久。瑟兰迪尔在捆绑笼罩着他们的疼痛中无声地大笑,他安慰自己这一切的终结起码是由他主动宣告的,这让他感到轻微的,报复一般的快意。

 

而此刻埃尔隆德出声了。

 

“如你所说,这是一种方式。我们从此分开,过去的二十年就留作回忆。”埃尔隆德缓缓起身,握住瑟兰迪尔的手移至双肩;瑟兰迪尔在他投下的巨大阴影里预料到什么一般地警觉起来,他有些惊惧地瞪着自己行为吊诡的友人,对方的眼底模模糊糊有他所不熟悉的疯狂和执拗。

 

“我们当然有另外一种方式,瑟兰。”埃尔隆德开口,语气沉稳温和得如十四行诗的诵读。“你总是说我不会爱上你,可你未免太过妄自菲薄。我们用二十年完全熟悉适应对方,我想这不会很难。”

 

瑟兰迪尔愣在原地。他陷入巨大的恐慌和不可思议编织成的漩涡;埃尔隆德紧紧盯着他的一片荒芜的瞳孔里燃烧着孤注一掷的暗色焰苗,名为友谊的带刺藤蔓在不自觉中将他们捆在一起,无望的挣脱带来鲜血淋漓的伤口。

 

“……埃尔隆德,你是在羞辱我,还是仅仅拿自己的感情赌气?”瑟兰迪尔有些疲惫地摇头,埃尔隆德的话为他带来的痛苦多于抚慰;他的挚友发色瞳孔更深于子夜,胸怀智慧广如星空大海;如若他能提前得知今日的状况瑟兰迪尔发誓他在那一夜不会多嘴一句。

 

他忽然感到鼻尖一片凉意。瑟兰迪尔猛地睁开眼看到埃尔隆德温暖的灰黑色眼睛荡着潮湿的水光,他颤抖地不自觉伸手拂过对方的眼角,一些透明的液体濡湿他的指间于是他的心如被重击般剧烈地疼痛。

 

“我只是不想让你离开,瑟兰。”埃尔隆德语气中前所未见的痛苦和颤抖令他无所适从,瑟兰迪尔傻傻地盯着他上方的男人,对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息自己的语调:“我试过了,可这太难。我不能就这么让这一切结束,我也做不到。”

 

“可你现在也做不到和我在一起。”瑟兰迪尔低低地开口宛若自语,而埃尔隆德听的明切。“没有关系,我不去德国了,我会和你一起去哈佛。我们还有足够长的时间……”

 

瑟兰迪尔打断了对方的絮絮不止,他温和地笑着抚上对方的脸颊,埃尔隆德看上去因此而失神。

 

“不,埃尔,你该去德国。”埃尔隆德的神色因他的话而瞬间变得凝重,瑟兰迪尔捂住他的嘴没有给他插话的机会:“我们已经在一起那么久,短暂的分开反而能让我们更加清醒地思考这一段关系。”埃尔隆德想要扒开他的手,那些小动作甚至把瑟兰迪尔痒得笑了出来:“我也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了事业,那是个很好的机会,不要放弃它。”

 

瑟兰迪尔歪着头想了想,用捂住埃尔隆德嘴的手轻轻将对方睫毛上残余的水汽拭干,埃尔隆德静静地让他完成了这一切,没有开口。

 

"你有你的人生,我也有我的。如果你想好了,那就回来找我,我总是在这儿。”他笑着继续,“当然,如果你到最后仍然不能接受也不要强迫自己。”

 

瑟兰迪尔宝石蓝的眼里闪过一丝戏弄的光芒:“毕竟两年时间也足够我另寻新欢了。”


埃尔隆德的眼神柔软地如一池荡着细小涟漪的清水。他看上去像是想要低下头轻吻对方,而那个吻最终轻轻落在了瑟兰迪尔的额上。

 


他说:“好。”

 

 

 

TBC.

 


 

还有一章啦!

评论 ( 36 )
热度 ( 61 )
  1. 时遂之森Lawliet 转载了此文字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