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The Ineffable 7(现代大学AU)

6->


原来以为这章可以完结了然而我是个话唠。。。。

7.

 

"瑟兰迪尔?你真的不需要什么其他的东西了?”加里安从卧室门口探出头谨慎地朝里面张望;他的东西被临时搬进了隔壁林迪尔的房间,瑟兰迪尔抱着自己的枕头小心翼翼地放在床头的正中,想了想又挪到了左边。

 

房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加里安为他换上了新的床单被套,那些和林迪尔之间的小秘密被早早地藏了起来。瑟兰迪尔转过头望见加里安满屋子扫荡检视的眼神,有些好笑地把床头柜上被台灯遮住的那张合照递给他:“我想,你在找这个。”加里安有些窘迫地接过那个橡果色的相框,那上面他搂着头发被系成一个马尾的林迪尔站在金色的沙滩上笑的夸张,海浪在他们身后卷起,雪白的浪花定格成一颗颗剔透的碎钻。

 

“别担心,我找到出租的房子就会搬出去,不会在你这里霸占太久。”瑟兰迪尔挑着眉抱胸瞥了一眼仍旧在门口磨磨蹭蹭的加里安,对方没好气地扔过来一个抱枕,瑟兰迪尔单手接住扔到床上。“我可不是在担心这个,”棕发的男人换上严肃的表情,“瑟兰迪尔,你是不是和埃尔隆德吵架了?”

 

 

“……”瑟兰迪尔感到适才轻松的气氛忽然被冰冻;他垂下头背过身装作整理背包里的东西,“没什么。这不关你的事,加里安。”


他运气不甚好的临时房东不满地在门口嚷嚷着自己一大早去帮瑟兰迪尔搬东西,而对方如此实在不够仗义。瑟兰迪尔面无表情地在背包里翻找电脑的充电器,厨房里实在听不下去的林迪尔终于抽搐着眼角走过来把扒着门框的加里安拖走。瑟兰迪尔听见他教训男友的声音几乎可以想象那个同是黑发的男人冷着一张脸翻白眼的模样:“瑟兰迪尔又不是个小孩子,他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你要是有多余的精力去打探别人的隐私可以过来帮我洗碗。”

 

 

小情侣斗嘴的声音被厨房唰地拉上的拉门闷住。瑟兰迪尔缓缓地在床边坐下,沉默了一天的手机仍旧安静地躺在不远处的书上。他用力地搓了搓手,低下头盖住眼睛,光线被指间的毛细血管过滤之后只剩下暖洋洋的赤红。

 

要是他知道怎么处理就好了。他有些丧气地想。

 

不久之前的清晨,埃尔隆德在他转身离开房间后没有追上来;那扇门在他身后被轻轻带上,被关上的几乎印刻着他二十载的整个世界。瑟兰迪尔裹着毯子躺在床上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脑海中一片空白,晨光中上下游离的细小颗粒像是隐秘回忆燃尽后仅剩的灰。

 

他饱受极度的困倦的席卷却保持着半梦半醒,他们经历的过去化身为梦境破碎的画面,凯勒布里安来了又走,埃尔隆德站在空旷道路的中央背对着他,瑟兰迪尔想要开口喊却发不出声音。

 

接近中午时他在一片刺眼的阳光中逐渐清醒,头疼得几乎炸裂。光线像是温水一般随着他起身的动作流淌至他的手心。整个房子静悄悄的,瑟兰迪尔翻身下床。他站在屋子中央,忽然意识到自己毁了一切。

 

 

他浑浑噩噩地打了个电话给同系的加里安,含糊地表示自己需要一个暂时歇脚的地方。对方很爽快地表示愿意提供自己的卧室以“找到理由每晚爬上林迪尔的床。”埃尔隆德似乎不在家,于是瑟兰迪尔简单地收拾了一些必需品逃难一般地离开了同租的公寓。

 

从事情偏离轨道开始直到现在也不过12个小时。瑟兰迪尔在发了一会儿呆之后打开电脑,生活的其他部分依旧平缓而不容置疑地向前推动,他的论文报告还有最后一个部分没有写,教授和组员并不会因为他莫须有的‘失恋’而大度地多给两天宽限。

 

----------------------------------------------------------------------------

“今晚我们不回来了,你自己玩的开心。”瑟兰迪尔听到林迪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回过头,对方套着一件薄薄的黑色高领线衫正在给加里安整理纽扣。他的视线在对方浑然天成的旖旎气氛中停留了一秒,挑着眉眼底全是调笑:“没问题,爸爸妈妈。”

 

加里安作势要冲进来揍他,瑟兰迪尔优哉游哉地叼着笔,毫不畏惧地看着林迪尔再次拖住对方的后领。那个黑发的男人在男友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加里安佯怒的表情逐渐变得微妙,甚至有些幸灾乐祸。

 

瑟兰迪尔反射性地警惕起来;他微微抬高下巴抛过去一个警告的疑问眼神,而那两个混蛋一脸高深莫测地双双离开,不肯透露半个字。

 

这是搬到加里安这里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安静的夜晚,瑟兰迪尔已经逐渐习惯他们在隔壁房间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和埃尔隆德在一起的日子里对方大多数时间是安静的;除却真正烦躁地赶deadline外他们习惯将房门打开一小半,在保留适度的私人空间下以便对方得知自己是否在家。

 

加里安他们离开后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瑟兰迪尔在对着电脑疯狂打字写论文的偶尔间隙中会模模糊糊地回过头,顺着半开的门想要看到对门埃尔隆德房间里台灯暖色的灯光。客厅黑压压地一片,林迪尔习惯于将所有的灯光关闭,而埃尔隆德知道自己轻微的夜盲症于是总是留着一盏小灯。

 

他不自觉地思念对方,在生活的每一个瞬间。他们太过熟悉对方的存在,就像习惯身边的空气;瑟兰迪尔想,他或许只是在为埃尔隆德不久的将来遥遥无期地离开做一个没有选择的预热。

 

 

当他终于写完了其他的所有部分时,瑟兰迪尔不得不面对储存重要资料的U盘丢在和埃尔隆德的出租公寓里的事实。他烦躁地杵在桌旁思考对策;那件事已经过去半个月,他和埃尔隆德则至今没有碰面。他的手机终日保持寂静,没有一个电话或者短信。

 

瑟兰迪尔无法相信以埃尔隆德的为人会如此草率地结束一段二十年的友谊,他还有很多话想要对对方说,但和埃尔隆德相遇的极大可能让他的内心瑟缩。如果他此刻回到那个地方,埃尔隆德站在门后对他的归来神情漠然。瑟兰迪尔无法想象他会如何应对,毕竟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内心被标为懦夫行径的那一边。瑟兰迪尔发了一条简讯给那个并不熟悉的组员,略感惊讶地在一分钟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他伸了个懒腰,抄起钥匙就出了门。

 

 

外面的空气要比想象中更加凉一些,夕阳最后一缕金红的余光在瑟兰迪尔匆匆拿着对方的笔记归来时已经被远处的地平线吞噬。夜幕像一张巨大的蓝黑色丝绒布从天际缓缓铺开,公路由远到近的两排路灯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

 

瑟兰迪尔拿着资料在加里安的公寓楼下站定,四层的公寓只有几扇窗户透出零零星星的暖光,属于自己的那个窗口漆黑一片。

 

他意兴珊阑地绕着着楼下的花园转了一圈,那些缺失的数据在他脑海里像无数缠绕纠结在一起的繁杂细线理不出头绪,他需要抽出那团线中的那个线头才能将论文的最后部分补全。一切看起来即将圆满,而缺失的那部分又是那么不可忽视。

 

瑟兰迪尔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直到掏出一根烟才发现身上并没有打火机。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叼着烟在路灯下的长凳坐下。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再次陷入沉思就被身边细小的声响吸引;瑟兰迪尔抬起头看到一个人影从一旁树木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那个人停顿了一秒,走到灯光下。于是瑟兰迪尔看到埃尔隆德站在那儿。

 

他的眼下有青灰色的阴影,而双眼却依旧温和明亮。黑发的男人犹豫了一下,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递给瑟兰迪尔,而瑟兰迪尔几乎是瞪着埃尔隆德,那根叼着的烟在不知什么时候从他略微颤抖的唇间脱落掉到了地上。

 

埃尔隆德沉默着收回了那只没有被收下的小东西。他看着瑟兰迪尔裸露在微凉空气中的颈窝,将自己的线织围巾解下绕在那个呆呆坐着的男人脖子里。

 

瑟兰迪尔听到他开口:“……瑟兰,跟我回去好吗?”

 

Tbc.

                                                                                                                                                         

加叔林密万岁ˊ_>ˋ

糖。。。还没发出来。。但是糖纸你们看见了吧!

评论 ( 27 )
热度 ( 69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