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The Ineffable 6(现代大学AU)

5->థ౪థ

 
 

更新这么猝不及防,你有没有爱上我

 
 

6.

 

“所以你要走了?”瑟兰迪尔又问了一遍,声音出奇的冷静。埃尔隆德微微皱着眉似乎在思考,无论是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回答的方式。

 

“……我不知道,瑟兰。”瑟兰迪尔看到自己的友人的目光轻轻落在床边被遮蔽的暗处,他形状优美而清晰的喉骨随着开口的动作动了动,声音都是轻柔脆弱的,“我不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实际经验对于我的专业来说必不可少,况且……”

 

他没有说下去,而瑟兰迪尔已经知道答案了。他无法保持太久沉默,疼痛的情绪随着呼吸慢慢由胸口潮水般的涌到了喉口,在嘴里苦涩的蔓延。那些情绪像是久远的洪涛,随着脑海中埃尔隆德即将离开的事实回荡着愈发明显,哽得他几乎不能呼吸。

 

如果没有今晚,自己或许直到毕业都不会知道这个突然改变的计划?瑟兰迪尔模糊地想。

 

埃尔隆德应该告诉自己吗?他似乎没有这个义务。而凯勒布里安尚且能在分手前以无论是争吵的方式试图阻拦抑或哭泣的方式倾诉不满。

 
 瑟兰迪尔忽然笑了;埃尔隆德投来疑惑而关切的眼神,可他没有注意。

 

身为对方最亲密的挚友,他所能做的似乎便是以友谊之名给予无条件的支持与适当的思念,而这就是他有资格做得全部了。

 

瑟兰迪尔模糊地想着,也许自己应该离开。他只需尽力进行完那剩下一点程序似的仪式以浇灌他们貌似旺盛的友谊之花,一切便可完美收场。如果这是一场战争,那也只是瑟兰迪尔与自己的;如今它结束了,即使比预期提前了那么多。

 

他用力地搓了搓因无意识用力而搅得发白的手指,状似无所谓地耸耸肩站起身。

 
 

“恩……我想你的选择是正确的……”瑟兰迪尔整了整被压皱的衣角,竭力平稳声音,“如果真的想去的话就去吧。”

 

他感到双脚如灌了铅一般被定在原地。眷恋和绝望的情绪在那张日久冷漠僵硬的面具下压抑至今,他已做不到更多了。那扇卧室大门黑洞洞的出口外是轻松惨淡的未来,只要在这一刻走出去。

 


他要走出去。

 

 
 

瑟兰迪尔无视颤抖的手指挣扎着迈开一步,而衣角突兀的牵引感迫使他不得不回头。埃尔隆德仰着头拉住他,表情罕见得迷茫而不安。

 

“你要走了?”

 
 

是你要走了。

 


“你能不能……我是说,你能不能多留一会儿?”

 

……

 

瑟兰迪尔专注地看进埃尔隆德的眼睛,那里面向来温柔流淌着的铅灰此刻暗沉着,像是死去的潮。那些模糊不清的色彩和情绪编织成一张带着倒刺名曰脆弱的网。

 


瑟兰迪尔恍惚想到多年前,吉尔加拉德带着那个安静的黑发男孩出现在自家花园的门口。对方躲在养父身后,趁着吉尔加拉德和欧洛菲尔交涉时从纤长的睫毛下偷偷打量自己,神情也是如此刻一般。

 

那一切过去太久太久,片刻光影像是破旧的街角被微风轻拂而轻声作响,映出宝蓝色玻璃门的老风铃。瑟兰迪尔无从记起那个总是跟在身后包容自己所有任性执拗的友人何时悄悄走到了道路对面的转弯口。下个交叉口的分离已经注定,他宁可先行离开。

 


“我恐怕不能……埃尔。”瑟兰迪尔想要做出困倦疲惫的表情,可他却不自觉地轻轻笑了起来。

 

“我很累。我再也受不了了。”

 

 
 

他听到自己的喉音破碎,最后的尾音几乎哽咽着吐出。瑟兰迪尔从埃尔隆德更为惊骇的眼神中看到一些晶莹的光在自己的眼底缓缓酝酿聚集。他猛地转头闭上眼,而那滴微凉湿润的,迟了五年的泪仍从他的眼眶挣脱,依从地心引力的吸附顺着他的脸颊滑了下去。

 
 

瑟兰迪尔感到埃尔隆德站起身扶住他的肩膀;对方的手慌乱地抚上他的侧脸,他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埃尔隆德是在试图擦去那一滴早已隐没在地毯中的泪。他睁开眼,透过眼前晃荡的水气看向埃尔隆德。眼前的世界似乎都是松松散散地搭着,对方的脸和语言一样不安稳不确定。埃尔隆德的慌张声音模模糊糊传来,像是风一吹就会飘散。他或许说了些安慰或疑惑自责的语句,瑟兰迪尔无暇顾及;他陷入拼命挣脱逃离和紧紧抱住对方的相悖欲想,他的脑海中闪过一幕一幕画面,幼年的,青年的,暖色的,冷色的,都是他们,都是埃尔隆德。

 
 

像是有人在他的胸肺之间塞进一瓣裸露的酸柠檬,瑟兰迪尔狠狠吐出几口气,可它们梗在胸口,于是他剧烈地开始咳嗽。埃尔隆德赶紧扶住他用手轻拍着为他顺气,他紧蹙着眉,眼神里仍有残留的醉意,剩下都是真实的滚烫的关切。

 

瑟兰迪尔忽然如遭魔障般绝望地凝视着埃尔隆德。

 
 

“我做不到,埃尔隆德。”他的声音轻微细小得如同晨光中夜幕的最后一丝苟延残喘。

 


“我很抱歉,但是我爱着你。”

 


埃尔隆德如遭棍击。他的表情空白了一阵,然后如梦初醒般得后退一步震惊地看着眼前金发的挚友;瑟兰迪尔神情煞白惨淡,他看到埃尔隆德躲闪的眼神,感到胸腔里那颗被酸涩情绪席卷的心被逐渐冻住。

 
 

他选了一个最不合时机的场合说出这句话。一切就像梦一样,而今夜一开始醉酒的明明该是对方。

 

瑟兰迪尔隔开埃尔隆德颤抖着抬起的手。

 


“晚安,埃尔隆德。”他说

 
 

Tbc.

 
 
 


 
 
 

下章是糖,下章是糖,下章是糖不要砍我

评论 ( 46 )
热度 ( 75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