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群高考作文联文】《老实与聪明》

-大王话唠。双方形象颠覆


-虽然是中土背景,但是时间点胡扯看着开心就好


-随后各位客官么么哒


 


如果我们问起,谁是中土第一智者,多数精和人(甚至包括矮人)都会热泪盈眶地提起瑞文戴尔那位以博学睿智著称的领主大人。


 


莫名其妙被誉为中土第一人贩子的白袍巫师哈哈大笑:“以老人家的阅历,目前自然是瑞文戴尔的埃尔隆德大人。”


 


“埃尔隆德大人没跑了。”夏尔的比尔博慢吞吞吐出一个烟圈,不忘瞥一眼身边头发和胡子比后来当上人皇的游侠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某人。后者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可念在赠剑之恩仍是半勉强半矜持地点头承认对方是“一位仁慈的智者。”‘不同于另外一个混蛋’这句话,则被比尔博猛踩了一脚强行咽了下去。


 


萝林的二老双手搀扶着走下台阶。凯勒鹏悄悄偏过头却发现另一位一脸不食人间烟火,只得硬着头皮开口:“尽管还需历练,埃尔隆德在年轻人里应当是不二人选,”夸完前女婿夫人自然是不能忘的,“盖拉德丽尔与他不相仲谋,可我们毕竟年长……”大意是名声什么的我们就不要和小孩儿抢了,也不管他们相差的那几百岁在今后无限的精生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光之女王微微点头一笑,清冽威严的神情竟也带上一抹少女的柔和,算是默许了这个答案。


 


而瑞文戴尔以白眼飞刀出名的管家林迪尔也是出了名的胳膊肘往内拐。“中土第一智者?”林密毫不留情翻了个白眼转身走开:“加里安,如果下次你来瑞文戴尔也是为了问这种无聊的问题,那就不用来了。”密林的总管赶紧跟了上去,“不不不,只是最近经常听到这个问题,所以想知道你怎么想……”“所以为什么最近那么多人问这个问题?!”


 
 


“最近好多人在问这个问题啊Ada。”莱格拉斯表情无辜。密林之王身披华袍,带着那个造型浮夸的王冠斜身靠在王座之上。他垂眼泯酒,随后懒懒地摇着酒杯貌似不经意地问道:“哦,那大家都怎么说?”


 
 


莱格拉斯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貌似纯良:“大家都说,是埃尔隆德叔叔。”


 
 


瑟兰迪尔轻笑一声沉默不语。他泯入第二口酒的同时没有错过儿子眼底的一丝狡黠。“你有什么不满吗?”


 


 


“可是我觉得,”莱格拉斯歪过头蓝眼睛闪了又闪,不知道跟谁学的,“埃尔隆德叔叔有点傻。”


 


“……”瑟兰迪尔把高脚杯轻轻置于手边的高脚台上,“莱格拉斯,这么形容一位领主实在有失体统,何况他还是维雅的持戒者。”


 
 


莱格拉斯轻巧地跳上高台,垂下双腿微微晃着:“可是您看,他每次来拜访您都有点……傻。“他像是找到了强有力的证据一般理直气壮起来,“埃尔隆德叔叔第一次拜访我们,晚餐时紧张地都结巴了——啊,还有第二次——上次您随口说喜欢孤山的白宝石项链,埃尔隆德叔叔居然就跑去和矮人交涉,用三百箱蓝宝石换来那串白花花的东西——这些钱都可以换十串白宝石项链了!我还不算他在您面前呆呆盯着您看的样子。”


 


莱格拉斯跳了下来凑近自己的ada,像是要模仿瑞文戴尔那位受人敬仰爱戴的领主面对爱人时的失态。瑟兰迪尔挑高一条眉看着自己没大没小的绿叶,随手捞过那杯被自己搁置的酒就捏着对方的小下巴灌了进去。


 
 
 


他起身走下座椅高台前的台阶,繁复华丽的暗纹随着长袍后角像是流淌的醇酒:“你也经常去林谷见他议事,他是怎样睿智出色的王者你该是知道的。”


 


莱格拉斯瘪嘴:“我不是不喜欢埃尔隆德叔叔呀,他对我可好了,”他微微沉思,“可是在您面前,就是个好欺负的老实人嘛。”


 


 


密林之王微微一笑,缀满枝叶花朵的王冠映着宝蓝色的瞳孔熠熠生辉:“莱格拉斯,那是因为你还未体会那种最冲动不理智的情感。”他摇曳着手中的酒杯,挺拔的身躯倨傲而立,俯视矮自己一个头的绿叶王子:“我们为何坠入爱河?人类短短数十年的生命中习惯于空虚,浪漫的幻想。他们先于爱人之前爱上爱情,从而屈服于短暂而无可理喻的感情的烂漫,出于瞬间的念头由于冲动的蒙蔽没有透视对方的心灵从而彼此相爱。”


 


瑟兰迪尔无视了儿子眼中的那一抹不赞同,“而拥有永恒生命的我们又是如何?漫长的时光映衬之下,这些短暂的冲动和激情就显得不值一提。精灵在浩瀚的时光和地域间上下求索,企望能够寻得那位灵魂与之共鸣安栖的同伴。这不是简单的事情,在不断地磨砺和淬炼中我们更加能够分清一时冲动和永恒的融洽之间的区别。”


 
 


莱格拉斯的眼神半是懵懂半是好奇,瑟兰迪尔伸手抚摸儿子与自己相似的淡金色长发:“可是仍有一点,我们与人类相同。寻到了那一位永恒的伴侣后,每一刻相处的时光都是完全理想化的一刻。无论是多么睿智冷静的人都会放下内心的心房缴械投降。无论对方是否晨起尚未梳洗,谈话是否冗长乏闷,发际线是否突破天际(喂),性格是否冷漠别扭(喂喂),在我们看来都是如此的令人倾慕。


 
 


“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一开始,原本无懈可击如同最完美演讲者的爱人都无法做到周密详实,而剩下的那位语法颠倒逻辑混乱甚至词汇贫乏的人*,才是真正被爱神洗脑的一位。”


 
 


“那您总是能够在埃尔隆德领主面前维持冷静优雅,难道是不够爱对方吗?”


 


“虽然你这么说有失公平,莱格拉斯。”瑟兰迪尔微微蹙眉:“爱情中被追求的一方的确掌握主动权。先行动的一方将精神上的主动权交予对方,于是故事的发生,走向都为我操控。在这种时候,清醒被爱情冲昏的大脑便也不那么难,毕竟我需要让对方确信他所做出的选择是正确的。”


 
 
 


“哦……”莱格拉斯一脸空白似懂非懂。瑟兰迪尔满意的糊弄完儿子重新开了一瓶酒,“密林没有林谷盛产的一种药草,埃尔隆德便每年亲自送过来。”


 


完全可以由属下代劳的事,便成了瑞文戴尔领主每年拜访密林的理由和密林之王矜持的邀请,莱格拉斯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而说维拉维拉就到,密林的传话官穿过幽暗的长廊,禀报埃尔隆德领主的到来。瑟兰迪尔歪歪头,示意传话官将那位高贵的大人领进来。


 
 


他优雅地拿起一本书打开阅读等待,而莱格拉斯好奇地盯着对方老半天终于盯出了端倪。此时瑞文戴尔的领主也踏着一地星辰到来,带着和煦的悠远笑意。


 


“欢迎您的到来,埃尔隆德大人。”瑟兰迪尔放下手边的书,再次从宝座上徐徐走下。


 
 


“瑟兰迪尔王,我的爱人,祝您安康。”埃尔隆德微微欠身行礼,而瑟兰迪尔刚巧来到他身前回礼,分毫不差。


 


 


莱格拉斯看不下去两人之间的旖旎气氛赶紧躲到一边,而埃尔隆德在问候过他之后便与瑟兰迪尔双双走入后厅,语言克制有礼,自己的父亲便也优雅矜持的回复。


 
 


等他们走远之后莱格拉斯终于控制不住抽搐的眉头。


 
 
 
 


——父亲


 


——你的书


 


——拿反了


 


End.


 
 


 考官:偏题零分 
 


*取自Alain de Botton《Essays in Love》


 
 
 
 
 
 
 



评论 ( 19 )
热度 ( 84 )
  1. 喵布哒【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玩的一篇
  2. 🐱Lawlie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