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腐草为萤 夏

春-> థ౪థ

-新年点梗抽签活动,蘑菇精大王和安哥拉兔领主的梗(什么鬼

-佩佩生贺就发点傻白甜好了



“这是什么?” 

 

埃尔隆德拉着埃尔洛斯已经在密林里赖了一整天。瑟兰迪尔面无表情地看着两只兔子在松软湿润的深色土壤上打滚嬉戏,他们说林子外的草原已经被明火一般的艳阳烧灼得烫屁股了,连狮子和野狼都经受不住盛夏的炙烤,蛰伏在树荫下打盹。

 

瑟兰迪尔想象不出埃尔洛斯咋咋呼呼的“空气都被烤熟翻腾着热浪”的描述,密林的世界被蜿蜒的枝桠和参天的树盖遮蔽格挡着,于是落在他们身前的只有星星点点顽强带着余温的金黄,随着树木的低语和溪流的流水跳跃起伏。

 

他懒懒地往声音那头瞄了一眼。那两个白色毛团埋头在离他不远的一颗大树下,他们毛茸茸的身子凑在一起,埃尔洛斯或是埃尔隆德用屁股拱了一下另外一只,于是那只被撞开的微微侧过头,露出了脑袋前引人注目的黑毛。

 

他就知道。瑟兰迪尔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他真的一点也不相信埃尔洛斯是哥哥。埃尔隆德被迫让出一条缝隙,于是瑟兰迪尔看到了那些被兔子们围观的可怜小生物。

 

它们看起来和瑟兰迪尔长得并不像,颜色更加偏棕黄,菌盖更加平扁。那些蘑菇大概是前两天雨后才长出的,它们聚在一起层层叠盖着,从一截倒在地上的树干的裂缝中钻出来,像新生婴儿一般蜷缩着身体。

 

“那是榛蘑,晚上会发光。”瑟兰迪尔让自己听起来见多识广阅历深厚,并且收效显著——埃尔隆德向他投来敬佩的目光,然后复又回过头去,小心翼翼地用鼻尖碰了碰那些幼小的菌类。瑟兰迪尔想他大概是对会发光的蘑菇肃然起敬了,他甚至竖起了那对平时向两边搭着软软的雪白的耳朵。

 

我可是他们的国王。瑟兰迪尔因为埃尔隆德被转移的注意力在内心小声控诉,然后他注意到埃尔洛斯。那只浑身纯白的兔子好奇地用爪子拨拉着那些凑成一团的菌盖,埃尔隆德紧张地看着他的动作,不安地动了动爪子像是想要阻止他,而埃尔洛斯大喇喇地回头问瑟兰迪尔:“那他们可以吃吗?”

 

瑟兰迪尔瞪视着他,埃尔洛斯的脑回路一向和正常兔不一样,但又意外地好猜。除了新奇的事物,能够引起他浓烈兴趣的无非就是能吃的和好吃的。

 

“当然能吃。”瑟兰迪尔收起不可置信的表情,换上一脸傲慢的假笑,“而且说不定还很鲜美。”那个小小的菌落群看上去抖了一抖,即便它们不会说话,瑟兰迪尔还是产生了它们楚楚可怜的错觉。

 

埃尔洛斯一脸怀疑地回头盯了一眼那些幼小的榛蘑,他悄悄地挪到旁边咬住埃尔隆德的耳朵,自以为小声地耳语:“你说它们会不会有毒?就像ada的ada吃的那颗一样?”

瑟兰迪尔当然听到了埃尔洛斯就算刻意放小也依然清晰的嗓门。埃尔隆德看到他一脸不屑地瞥了这边一眼,不禁头痛地闭上了眼,“应该……不会,ada说过,颜色鲜艳的蘑菇才有毒,你不记得吗。”

 

他怎么会记得,埃尔洛斯毫不愧疚地腹诽,然后想起什么一般,突然凑到瑟兰迪尔旁边打量这颗金色的蘑菇。瑟兰迪尔被他看得背后直冒冷汗,而埃尔隆德像预感到什么一般噔噔噔跑过来,想要捂住埃尔洛斯的嘴。可是太晚了,埃尔洛斯已经一脸纯良地转头看着自己,真诚地开口:“那瑟兰迪尔的颜色算鲜艳吗?”

 

埃尔隆德已经放弃了。他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表面上镇定自若,以免自己无奈头疼的表情伤害埃尔洛斯的自尊心。他努力用最平和的声音道,“我想象不出比金色更鲜艳的颜色了。但是埃尔洛斯,”他感到瑟兰迪尔的目光芒刺在背,“就算瑟兰迪尔……没有毒,他也是我们的朋友,是这里的菌类之王。”

 

你怎么会想吃掉它?!埃尔隆德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吃掉瑟兰迪尔,天哪,真是太失礼了。

 

他的脑子飞快地转着,想着怎么安抚旁边骄傲的愤怒的国王。然后突然意识到,刚才自己好像等于说了等于瑟兰迪尔是一颗毒蘑菇的话。

 

哦,见鬼。

 

瑟兰迪尔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埃尔隆德突然炸毛的背影。那只向来沉稳的兔子小心翼翼地,磨蹭着转过身来,耳朵耷拉在脑袋两边,还不安地抖了抖。

 

埃尔洛斯一脸状况外地看着自己突然表情僵住的弟弟。他有点不明白埃尔隆德为什么没有继续以往的训斥,可他那向来真诚直率的脑子突然抓住了重点——瑟兰迪尔是一颗毒蘑菇!

 

他偷偷看了一眼瑟兰迪尔阴沉的脸色,然后又瞄了瞄埃尔隆德踌躇的表情,觉得到自己拯救世界的时候了。埃尔洛斯大义凛然地蹦到埃尔隆德身边,像一个真正的兄长那样一把把埃尔隆德推到自己身侧正对着瑟兰迪尔的位置。一兔一蘑菇疑惑地望着他,而埃尔洛斯做好了一切转过身,和埃尔隆德蹲在一起一脸真诚地看着瑟兰迪尔:“放心,瑟兰迪尔,就算你是一颗毒蘑菇,我们也不会看不起你的!埃尔隆德一直说他喜欢和你一起玩!”

 

埃尔洛斯得意洋洋地转过头,想让埃尔隆德夸奖他救场的机智,而后者做出一副即将昏厥的表情。瑟兰迪尔抽搐着眉头看着眼前一脸疑惑的埃尔洛斯和一脸痛不欲生的埃尔隆德。良久后他干巴巴开口:“……那真是谢谢你了。”

 

那只纯白的兔子立刻嘭地一声把自己的胞弟拱翻在地,然后欢快地扑倒他身上咬埃尔隆德额前的毛:“你看多亏了我!以后不许说我笨!”埃尔隆德被他压在下面费力挣扎,无奈逃脱不了埃尔洛斯的魔掌。

 

 

等埃尔洛斯终于放开他跑到旁边去研究那些据说会发光的蘑菇时,埃尔隆德已经被蹂躏得没了脾气。他顶着一头被咬的翘起的毛磨蹭到瑟兰迪尔身边。夕阳的最后一缕余光已经消失在头顶树叶的缝隙中,林子里慢慢暗了下来,燥热的空气被更凉的风吹散。

 

“……你不生气了?”埃尔隆德灰色的眼睛里是细碎的钻石,闪烁着疑惑和不安的光。瑟兰迪尔感到一些暖暖的,柔软的东西在自己头顶磨蹭,他微微抬起头,看到埃尔隆德垂着的耳朵。于是那些微愠,无奈,好笑的情绪跟着夜风消散在硕大的空气里。瑟兰迪尔把更加温暖的东西藏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白了埃尔隆德一眼,那只兔子果然紧张了起来:他脸上浮现出一些委屈的神情,把整个身子放低趴了下来,湿漉漉的鼻子就在瑟兰迪尔眼前:“可是埃尔洛斯说的是真的……我是说后半部分。”瑟兰迪尔没忍住,他撇开那双蓝眼睛,可埃尔隆德没有错过他眼中那丝狡黠的得意,于是他温暖地笑着把头埋在瑟兰迪尔的菌盖下。

 

 

溪水潺潺的声音清澈得像天鹅绒一般深色的夜幕中点缀的银河星辰。除却蝉鸣和蟋蟀的叫声周围寂静了下来。他们身边亮起了点点萤火,这些墨绿色的光斑在密林盛夏树木的气息环绕中上下翻飞着,其中一只小心地落在埃尔隆德的鼻尖上。

 

瑟兰迪尔看见他一副想打喷嚏但又拼命憋回去的样子差点笑出来。那只小精灵静静停留在那里发出微弱的莹光,埃尔隆德玻璃珠一般清澈的眸中反射出灰绿的色彩。

 

这时埃尔洛斯大声嚷嚷着那些榛蘑发光了。他惊奇而欢快的吼声传了过来吓跑了埃尔隆德鼻尖的小客人,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向那里看过去,层层叠叠的榛蘑在墨色的夜幕中逐渐亮起和那些飞舞的萤火虫相似的绿光,连接成一片像是漂浮在黑夜里的盏盏小灯。那些萤火逐渐被吸引过去,埃尔洛斯被光点围绕着,兴奋地翻滚,跳起来想要捕捉那些绿色的小精灵。埃尔隆德趴在瑟兰迪尔身边没动,他笑眯眯地看着他的哥哥被那片光海染成一只绿色的毛茸茸的兔子而不自知,瑟兰迪尔哼了一声幼稚,声音却也带着暖意的温度。

 

 

当他们终于发现天色已经太晚找不到回去的路时,瑟兰迪尔好心而大度地指给他们一处松鼠藏坚果用的树洞。埃尔隆德不得不和埃尔洛斯挤在一起,而后者胖乎乎的屁股占了大半空间,埃尔隆德被挤在角落度过一夜,苦不堪言。

 

 

而第二天,两只彻夜未归的兔子被心急如焚的梅格洛尔打屁股就是后话了。

 

Tbc.

 

榛蘑/亮菌(Armillaria tabescens):是伞菌目口蘑科蜜环菌属的一种真菌,因菌丝含有物质能发出荧光而得名。


评论 ( 15 )
热度 ( 38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