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The Disobedient Patient (现代AU一发完)

埃尔隆德回家的时候看到双人沙发上模模糊糊鼓着一个大包的形状:瑟兰迪尔裹着一条厚厚的羊绒毯子束手束脚地缩在上面,毛毯的一边从他身下露出来垂在了地上。

 

埃尔隆德是个洁癖加强迫症重症患者,于是他一边换鞋一边死死盯着毛毯搭在地上的部分,在冲过去之前还不忘把皮鞋整整齐齐地放进鞋柜。他快步走到沙发前时已经逐渐放轻了脚步——瑟兰迪尔的金发散乱地从扶手上耷拉下来,他半张脸露在毛毯外面,紧紧皱着眉头,在眉间打下深深地阴影。

 

起居室的窗帘全都紧紧地拉着,光线昏暗。埃尔隆德一时分不清瑟兰迪尔是否睡着了。他有些疑惑地注意到现在才是下午四点,同时伸手把垂在地板上的毯子拎起来准备小心地塞回瑟兰迪尔身下。当他努力思考应该先叫醒沙发上的男人还是先去做饭时,一只手从毛毯下钻了出来猛地把他往下一拽,埃尔隆德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半边身子压着瑟兰迪尔倒在了沙发上。

 

等他反应过来抬起头时,便对上瑟兰迪尔水雾缭绕的蓝眼睛。他看上去刚刚睡醒,眼角还泛着微微嫣红,可眼底的那丝清明告诉埃尔隆德他大约从自己进门就已经醒了。他定定地盯着埃尔隆德看了一会儿,然后挑起眉:“你压到我了。”

 

……是你拽我的。埃尔隆德没有说出这句话,因为下一秒瑟兰迪尔便皱起一张脸露出痛苦万分的表情。他呻吟着紧闭了眼睛,埃尔隆德吓了一跳,赶紧手忙脚乱地从沙发上下来。“瑟兰?我压倒你哪里了?”对方没有回答,一边哼哼一边模模糊糊地向自己这个方向伸出了手,埃尔隆德立刻伸手握住,而瑟兰迪尔借着力把自己的上半身从柔软的沙发里解救出来,然后靠在埃尔隆德怀里。

 

埃尔隆德僵住了。

 

瑟兰迪尔在撒娇……?这太……少见了。他感受到瑟兰迪尔把头顶埋进他的颈窝微微蹭了蹭。埃尔隆德惊讶地几乎一边的眉毛都飞到了发际线,于是他没有发现被他塞回沙发的毛毯如今揉成一团被自己踩在脚下。他试探性地伸手抚摸瑟兰迪尔的金发却未收到任何反应。今天早上瑟兰迪尔说什么都不愿起床,于是他失去了让埃尔隆德为他梳头发的机会。如今它们乱糟糟地在埃尔隆德指尖下纠结,后者开始不由自主地想去找一把梳子。

 

“埃尔……我肚子疼……”埃尔隆德听到瑟兰迪尔的声音像含在喉咙里一般,从颈边传来。他皱了皱眉,歪过头想要看看对方的情况,而这个一米九的男人生了病之后像树袋熊一般挂在自己身上,怎么都扒不下来。于是他只得继续抱着行为吊轨的男人,“怎么回事?你早上吃了什么?”瑟兰迪尔摇了摇头,发丝蹭得埃尔隆德有些痒,“……没,夜里就开始了。”

 

埃尔隆德想到昨晚,对方只吃了一点儿晚餐,却执意干掉两瓶红酒的伟大事迹,心下便了解了七八分。瑟兰迪尔喝醉后会变得举止怪异,比如在浴缸里拿着牙刷玩半个小时;但他同时也会卸下平时倨傲毒舌的一面,在床上相当好掌控。

埃尔隆德想回想昨晚瑟兰迪尔在身下水一般柔软迷离的低喘,不禁暗自笑了出来。然后他感到瑟兰迪尔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力道又在瞬间软下来,埃尔隆德便想起对方还是个病号这个事实。这个时候如果提到“我早就跟你说过”这种禁用语,一定会惹怒瑟兰迪尔整整一晚上不理自己。于是埃尔隆德把这个问题轻巧地绕了过去。

 

“那你该在床上躺着别乱动。”他用温和的声音安抚瑟兰迪尔,并伸出手抚摸对方的小腹。瑟兰迪尔向来肠胃不好,尤其是喝了酒之后更易消化不良。昨天他趁自己捣鼓洗碗机的间歇一边喝酒一边吃掉了大半袋奶酪,并在埃尔隆德发现后毫不畏惧地迎上自己警告的眼神。

 

瑟兰迪尔没有出声,他从埃尔隆德怀里脱出身来复又靠在沙发背上,紧咬着嘴唇脸色煞白。埃尔隆德立刻紧张起来,瑟兰迪尔肚子疼起来总是一阵一阵,现在大概是疼痛的高峰期了。他愧疚地抚摸瑟兰迪尔布满冷汗的额头,责怪自己在早上没有注意对方不正常的举止。

 

“……去帮我倒一杯温水。”瑟兰迪尔终于开口的时候,埃尔隆德已经把自己诅咒到地底了。他立刻起身去厨房满足了对方的要求,瑟兰迪尔把水一口一口抿进嘴里,眉间依旧未舒展开。埃尔隆德半跪在沙发旁担忧地看着他,他记得瑟兰迪尔专门缓解疼痛的红色小药丸已经吃完了。就在他犹豫该立刻送瑟兰迪尔去医院还是下楼买药时,瑟兰迪尔猛地推开了自己,水杯掉了下去把地毯染湿了一大片。然而他们谁都顾不上管这个:瑟兰迪尔踉踉跄跄地爬下沙发,过程中被毛毯绊了一下,而他丝毫不在意。他跌跌撞撞地冲进卫生间,埃尔隆德紧紧地跟着——然而他被瑟兰迪尔在背后甩上的门差点撞到了鼻子。

 

撕心裂肺的呕吐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埃尔隆德听得整颗心都揪了起来。然而他不敢开门进去查看,瑟兰迪尔把他关在外面便是不想让自己看到他如此狼狈的一面,他若贸然闯入对方一定会无比愤怒难堪,毕竟瑟兰迪尔总是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埃尔隆德静静地守在门口,他没有发现自己紧攥着拳的手指已经陷入掌心带出几丝血来。呕吐的声音渐渐平息,埃尔隆德逐渐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一身冷汗。

 

瑟兰迪尔打开门时脸色好了一些。他看上去把自己收拾干净了,鬓角的发丝还滴着水。埃尔隆德等在门口,已经穿上了大衣。他看见瑟兰迪尔,脸色严峻地把他拉过来套进衣服里,然后把他扶到门口换鞋。瑟兰迪尔反应过来赶紧拽住埃尔隆德:“我不去医院!”黑发的男人挑起一边眉把手从这个别扭的病号手中解脱开继续手中的工作:“只有这一次,”他起身把瑟兰迪尔的大衣裹紧并塞给他一个暖手壶,“这一次,你要听我的。”瑟兰迪尔瞪着他还想说什么,而埃尔隆德在他鼻尖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你为什么不呆在房间里,而要在沙发上等我回来?”

 

于是瑟兰迪尔乖乖被拽出了门。

 

fin.

 

每次生病都摸鱼的我真是太勤快了。。。。。

以前小时候每次肚子疼我也会裹着毯子在沙发上等爸妈下班,现在一个人住了以后就只能窝在卧室了。。

评论 ( 9 )
热度 ( 82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