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腐草为萤 春

-新年点梗抽签活动

-蘑菇精大王和安哥拉兔领主的梗(什么鬼

-之前都是幻觉,我是甜饼小天使

 

 

埃尔隆德在草长莺飞的日子第一次见到瑟兰迪尔。

 

那个时候贝尔兰大草原的兔子群领主还是一身金毛的雷克斯兔梅格洛尔,埃尔隆德和埃尔洛斯也刚满一岁,恰是满地撒泼摧残草皮的年纪。埃尔洛斯总是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精力旺盛地像充满了电的马达。埃尔隆德则抖动着一身毛一直慢吞吞地跟在年长的兔子身后,看着他的胞兄-那只通身雪白的安哥拉兔在不远的前方欢腾打滚。

 

埃尔洛斯跟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除了自己的头顶有一撮黑色的绒毛,那让埃尔隆德看起来像是戴着一顶小礼帽。他们有着那片传说中阿尔达草原安哥拉兔之王,伊露维塔的高贵血统,而他们的亲生父母却在去年兔形目之间的领地纷争中与他们失散,梅格洛尔仁慈地收留了他们。

 

那天下午的金色阳光温暖地亲吻着贝尔兰草原,冬天的寒冷早已过去,大部分兔子们都懒洋洋地团在草地上,远远望过去像是青苔上窜出的大大小小的白蘑菇。埃尔洛斯啃着刚冒出的草芽玩儿,埃尔隆德试图阻止他把泥土也嚼进嘴里的行为。然后埃尔洛斯突然眼里闪着精光跳起来,“埃尔隆德,我们去林子里玩儿吧!”

 

埃尔隆德眨眨眼抖了抖他几乎没在一身长毛中的耳朵。他也很想去那片草原边境神秘的幽暗密林看看,可他怕梅格洛尔骂他们调皮捣蛋。他心虚地转过头,远处的梅格洛尔也躺在草地上,像是阳光揉成的光球。他懒洋洋地让旁边的母兔子舔着耳朵,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于是他们俩对视一眼,悄悄地向草原边缘挪去。埃尔洛斯吃的有点多,他像一个雪白的大团子一样上下艰难地跳动,埃尔隆德看着都累。

 

一进入幽暗密林,气温似乎就下降了两度,空气中是不同于草原的清冷气息.暖色的阳光被遮天蔽日的枝叶切割成细小的碎片,在暗色松软的土地上打下稀疏淡金色的光点。参天古木在他们头顶簌簌低语,几只松鼠轻盈地在他们头顶跳过。两只兔子有些好奇地盯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埃尔隆德和埃尔洛斯小心翼翼地绕过一棵棵树木向森林深处蹦跶,盘根错节的树根变得愈发密集。就在埃尔隆德开始担心他们要迷路时,一条小溪挡在了他们面前。刚刚过去的冬日较于往年更加寒冷,厚厚的积雪此时融化为一股股沁着凉意的湍急水流,在静谧的林中奏着叮叮咚咚的乐曲。

 

他们过不去了。

 

埃尔隆德安慰丧气地耷拉下耳朵的埃尔洛斯。他四周看了看:“我们往旁边绕绕,说不定能…”

 

然后他的话被一个和溪水一样冷的声音打断了。

 

“你们是谁?

 

声音不大,却来得突然。两只兔子没防备被惊得炸起一身白绒绒的毛,埃尔洛斯更是猛地往旁边滚了出去。等埃尔隆德好不容易把四脚朝天的埃尔洛斯扶起来,并把竖起来的那搓黑毛在对方身上蹭平时,他们终于想到要去寻找这个声音暗中窥伺的主人。可他们惊恐地四周扫了一圈,都没有发现除了他们和一只缓缓爬过的甲壳虫以外的另一个动物。

 

埃尔洛斯犹豫了一下,向那只甲壳虫凑过去:“……是你在说话吗?”那个黑色的小东西兀自向前爬没有停下,而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蠢货,我在这边!”埃尔隆德没顾得上又滚成一团的埃尔洛斯;他终于注意到溪水旁一根倒下的腐木旁有一个金黄色的,微微晃动的小脑袋。

 

一颗蘑菇。

 

埃尔洛斯奋力把自己翻了过来,看到自己的孪生兄弟犹犹豫豫地对着一个长相奇怪的东西说话。它全身金灿灿的,看起来像一颗小伞。

 

“……抱歉,是您在跟我们说话吗?” 埃尔隆德这么问着。

 

在他们还小的时候,梅格洛尔会在睡前给他们讲他的冒险故事。森林里有一种长相轻盈精致的伞状生物。他们形态颜色各异,可越是美丽鲜艳的越可能剧毒无比。梅格洛尔的父亲,最受宠爱的芬威之子费诺便是被狡猾的狐狸勾斯摩格欺骗吃下一朵宝蓝色的蘑菇而死。埃尔隆德仍然记得梅格洛尔那时凝重的神情。

 

可他没说蘑菇会说话。

 

眼前这个有着金色伞盖的美丽蘑菇甚至长着一双璀璨的蓝眼睛。它扬起菌盖的边缘,像是高高抬着下巴:“而你们若是还有一丝礼仪就应该回答我的问题。这个森林许久未出现过兔子,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埃尔洛斯的眼睛已经瞪得不能再大。他悄悄用鼓鼓的屁股拱了一下他的好学生弟弟埃尔隆德:在对方认真听梅格洛尔讲故事时,自己都在咬着玩儿埃尔隆德头上和自己不一样颜色的毛。埃尔隆德被他拱得向前猛地倒去,在堪堪压倒那颗蘑菇之前成功地让身体稳住。

 

他艰难地迎上那个明明比自己小一点儿,却气势如虹的生物警告的眼神:“……我们来自贝尔兰草原,是领主梅格洛尔的养子。”

 

“梅格洛尔?我以为他是雷克斯兔。”金色的蘑菇皱了皱眉——他居然能皱眉!埃尔隆德这样想着。

 

“……我们并不知道会打扰到阁下……请问您是?”

 

“瑟兰迪尔,幽暗密林菌类之王。”因为只有他一个蘑菇会讲话,瑟兰迪尔毫不心虚地想。而埃尔隆德不知道,因此他立刻对眼前的蘑菇肃然起敬:“我叫埃尔隆德,这是我的胞兄埃尔洛斯。”

 

“埃尔隆德……星辰穹顶?是说你头上这撮毛么?”金光闪闪的君主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你们这些兔子还是爱用夸大其词的字眼取名字。”

 

“……”

 

你自己也叫瑟兰迪尔。埃尔隆德没把这句话说出口,怕惹怒这位骄傲的王;而埃尔洛斯此时终于从脑海深处挖出了梅格洛尔给他们讲过的故事,“所以你是一颗蘑菇?”

 

埃尔隆德绝望地看见瑟兰迪尔金色的菌盖染上被冒犯的愤怒的红色,可埃尔洛斯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转过来对着自己眨那双同样灰褐色的眼睛:“埃尔隆德!费诺爷爷是不是就是吃蘑菇死的?”

 

瑟兰迪尔听到了这句话。他生气的表情被傲慢代替,“没错,那只兔子分不清毒蘑菇和无毒的蘑菇,中了狐狸的圈套。”他也没有亲身经历过,毕竟他在这个春天才第一次睁开双眼。林中多嘴的麻雀叽叽喳喳谈论着外面的事情,瑟兰迪尔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密林外五彩斑斓的世界,得知在相邻的草原上生活着一群毛茸茸的兔子。

 

埃尔洛斯惊恐地睁大眼:“天哪,你们真是邪恶的生物!”

 

瑟兰迪尔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这只兔子看起来相较于那个叫星辰的更加无礼直接。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讽刺埃尔洛斯的控诉,埃尔隆德已抢先训斥了他的兄长:“埃尔洛斯!你不该如此侮辱这位高贵的阁下。这一切是狡猾的勾斯摩格的阴谋,而蘑菇有毒也不是他们的错,他们总需要方法保护自己。”

 

瑟兰迪尔略微惊讶地将目光落在埃尔隆德身上,埃尔洛斯也委屈地看着埃尔隆德。有时候他感到自己这个哥哥从未真正地享受做兄长的威严:他们从小就在一起,而埃尔隆德较之于他总是更加沉稳温和。梅格洛尔因此曾以为他们搞错了出生顺序。

 

而此刻梅格洛尔洪亮的嗓音就在脑后响起:“埃尔隆德说的没错。埃尔洛斯,你不该随意迁怒无辜的蘑菇,即使他会说话。”两只毛茸茸的安哥拉兔惊叫着ada回头簇拥到养父的身前。梅格洛尔疼爱地舔了舔他们的头顶,然后把目光转向瑟兰迪尔。

 

金色的蘑菇努力挺着胸膛想让自己在这位领主面前看起来更加高大,然而他刚刚两个月大,伞盖也才刚刚打开。梅格洛尔向他微微行礼,埃尔隆德和埃尔洛斯便依葫芦画瓢地效仿。瑟兰迪尔微微点头算是回礼,他抬起头瞄到埃尔隆德和埃尔洛斯在后面的小动作:雪白的兔子用前爪去撩另一只头顶黑色的绒毛,而埃尔隆德则无奈地偏头想要躲开。

 

瑟兰迪尔看得出神,他自出身以来便没有发现其他会说话的蘑菇,那些叽叽喳喳的鸟类和松鼠总是聚在一起那么吵闹。瑟兰迪尔未曾向他们开口,他们自然也不会莫名其妙跑来和一朵菌类玩。

 

梅格洛尔转身一蹦一蹦地带着那两只小安哥拉兔要离开了。他们毛茸茸的尾巴像一个小绒球贴在后面,随着跳跃微微抖动。瑟兰迪尔没法动,只得呆在原地。他懊恼地想,唯一会和他说话的生物也走了。也许他刚才该温和一些?他们看起来像是被会说话的蘑菇吓到了。

 

然而这时候那个头顶着黑色绒毛的小兔子悄悄转身蹦到他身边。他看起来想蹭上来,又犹犹豫豫地呆在自己身前一步的位置:“瑟兰迪尔……我以后能来找你嘛?”

 

瑟兰迪尔愣了愣。他的视线落在梅格洛尔和埃尔洛斯快要消失在茂密的树丛中的身影,有点害怕眼前这只名曰星辰的兔子会跟不上。

 

“……如果你认得来的路。我想我总能抽出空余的时间接待你。”

 

他努力把声音里的欣喜和渴望压下去。而埃尔隆德对他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便转身去追赶自己的兄父。他想瑟兰迪尔总是有空的,毕竟没有其他会说话的蘑菇了。

 

 

Tbc

 

 

本来想写吉尔加拉德,但是我对梅格洛尔有偏爱……

因为不会画图所以找了两张网上的图。。。侵删

安哥拉兔:

蘑菇(真的找不到金色的!)

评论 ( 20 )
热度 ( 75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