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半梦半醒的人生 下 (完结)

中上中下


 @欣欣木 带着你的行李和财产,赶着马车跟我走吧

12.

 

埃尔隆德再次见到瑟兰迪尔是在一个月之后。

 

这一个月内他浑浑噩噩地度过,除却工作以外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支一支抽烟,那些烟头堆满了烟灰缸溢了出来,在红棕色的桌面留下灰败的齑粉,而他并不在意。他心无旁骛地死死盯着那本记事本,筋疲力尽地在夜半三更辗转反侧。可他无法看到那个精灵,无论用什么方法。那个高挑优美的身影在脑海深处变得模糊,似乎转身离开了。埃尔隆德站在原地而四周一片黑暗。他找不到方向。

 

凯勒布里安忧郁地看着他。这个曾经温文尔雅克制有度的男人,如今衣衫凌乱,挫败地将手指深深插入头发,吐息都充满苦痛和艰涩。

 

他们曾因相互合适而在一起。凯勒布里安自恃美貌和家室,周围自然不缺乏仰慕者。她被这个有着和煦笑容和淡定气质的大学教授所吸引,对方也看似欣然地接受了自己,这本该是人人羡艳的一段关系。而人心是无法满足的,她偶尔也会向往那些甜蜜的,令人心柔软的宠爱。她让埃尔隆德写出他们的爱情,可对方内心乌托邦的世界里,主角并不是她。

 

如今对方隐忍着那些她并不了解的痛苦和绝望,她竟无法靠近。

 

 

13.

 

埃尔隆德听到微风拂过森林的阵阵松涛。那片辽阔的沙沙作响如浓重墨黑中的一点水彩,逐渐将他周围渲染出一片模糊的绿。湿润的泥土芬芳被一阵风带来,他眨了眨眼,发现自己竟身处那片魂牵梦绕的古老密林。埃尔隆德一时怔忪,接着不可名状的欣喜和激动涌上心头令他几乎眩晕。

 

他原以为自己将永不能再见到这个世界,再见到瑟兰迪尔。

 

埃尔隆德小心翼翼地迈出一步,他感到脚落进一片松软的土壤。四周萤火点点,天地间此刻似乎只有他一人,时间的流淌也在此刻凝固。他闭上双眼,森林古老的气息像是微苦的佳酿,又像柔软的抚慰。这些日子以来的郁郁不欢殚精竭虑被逐渐挤出心肺:他再次能够轻盈地呼吸了。

 

不知过了多久,埃尔隆德在万籁俱寂中听到一阵古老的吟唱若隐若现,由不知何处被轻缓的风传来。他回过头去,看到在森林的深处闪烁着点点莹白色的光,它们连接成一片光沉淀而成的酒液,缓缓向这个方向流淌。

 

歌声愈发清晰了。那是一种埃尔隆德未曾感受过的空灵悠远,它像一条绫罗在夜色笼罩的森林上空低低地徘徊,鸟兽都为之蛰伏。埃尔隆德看见一队精灵向这里缓缓行径而来,他们身着黑袍,面容被遮掩在暗色的斗篷之下看不明晰。他们中有的提着一盏小小的灯,发出微弱的银白色的光芒,而他们的影子便在其中被晕染得朦胧不清。

 

那上百的精灵在他面前行过。他们走的很慢,像是在等待什么,又像是在送别什么。他们的歌声柔缓而低沉,淡淡的哀伤像是上下飞舞的萤火在森林中弥散开,当他们走过时这片森林便静了下来,天地间只剩下深邃静谧的挽歌。

 

埃尔隆德怔怔地看着,他想起炎炎夏日幽暗的树林深处沁凉的溪水边盛开的幽兰,他想起冬日雪夜漫漫无际的灰白和刺骨的寒风中孑然而立的小木屋的一点温火。他感到脸上有温热的液体划过,怔忪间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精灵的队伍已渐渐远去,埃尔隆德仍然独自站在原地。而那宛若星火的光芒褪去后,陷入黑暗的森林复又被萤火和星空点亮。他感到周围那闪烁的光点静止了一瞬间,接着开始像一个方向鱼贯而行。埃尔隆德感到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走去。

 

他绕过一棵盘根错节的参天巨木,然后看到了他的精灵。

 

瑟兰迪尔孤身一人站在那里。他已为新王,金发上戴着缀满红叶和浆果的王冠。他拖着繁复而厚重的长袍缓缓地在林间行走,见证万古洪荒的森林在头顶簌簌低语。那参天的古木延伸向看不到底的黑色夜空,点点流萤在林中上下飘舞。

 

瑟兰迪尔在一片静谧中回过头,埃尔隆德在他眼中看到漫天星辰。

 

埃尔隆德站在树的阴影中,他不知该不该迈出那一步。他从未如此真切地离瑟兰迪尔那么近。

 

 

 

“……你为何在黑暗中徘徊?”他听到他的精灵这样问。瑟兰迪尔的声音已褪去轻哑,它以切金断玉的威严为衣,那是王者的倨傲。

 

埃尔隆德没有回答,他在那片幽黯的蓝中深陷。他看到那片冷冽的色彩最深处的震颤,那是瑟兰迪尔还未远去的忧伤。他的父亲已启辰前往那曼督斯之殿,而邪恶的暗影仍在天边伺机守候。

 

周围的景色在不知何时消失了,埃尔隆德困惑地回过头,发现星空已变成一片静止的海洋。瑟兰迪尔在他身前,脚踩虚空,眼中却是点点光火。

 

这里是多么的静啊。他不禁向这个世界中唯一的光芒伸出手。

 

指尖所触的空间忽然碎裂开,埃尔隆德感到自己在一瞬间被卷入一片动荡的漩涡中。周围的星空开始破碎,一片一片的跌落。

 

埃尔隆德抬头,看到瑟兰迪尔在这个崩塌的世界孑然而立。他忽然就停止了挣扎。

 

亘古的时光撕裂扭曲挣扎盘旋。它化作嘲笑的毁灭,化作悲悯的重生,最后化为一片寂静,在瑟兰迪尔的眼中沉淀下来。浮游天地,沧海一粟。

 

 

 

 

埃尔隆德睁开眼,窗外已是繁星初上。他像雕塑一样纹丝不动地坐着,手边的茶早已消散最后一丝热气,变得冰凉。

良久,他缓缓将整张脸埋在手里,无声而剧烈地笑了出来,浑身发抖。

 

他真的爱上了他想象出的精灵。

 

他爱上了瑟兰迪尔。

 

 

 

14

.

-埃尔隆德,我不要这个礼物了。我们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好吗?就算是为了我?

-……

-……我知道已经晚了。

-……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太过自信和不知满足,终是失去了你的爱。

 

 

15.

 

凯勒布里安在一个阴天的下午离开。她临走前亲吻埃尔隆德的前额,对他露出无奈而悲哀的笑。埃尔隆德默默地看着她离开,厚重的大门随即关上,隔绝了尘埃飞舞的冷色光线。

 

他转身走进屋,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子。

 

 

这个房子显得有些太大了,没有一丝声响。如今他复又孑然一身,而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人闯入。埃尔隆德那么想着,他发现自己的内心竟充斥着奇异的喜悦和哀伤,它们互相纠缠着。

 

在一片寂静中他听到一种尖锐的刺音,带着隐约的轰鸣,像是由远而近在脑海中缓慢地炸开,震得他耳内嗡嗡作响。

 

硕大的空间在他眼中逐渐开始扭曲,眼前的色彩突然惨淡灰暗下来;埃尔隆德伸手想要扶住门框,却扑了个空,猛地跪坐在地上。

 

他感到一些隐约的细碎声响在房子的各个角落窸窸窣窣潜伏着蠢蠢欲动。他闭着眼甩甩头,但无法把脑海中应和着产生的微弱的轰鸣甩出。它们逐渐按耐不住自己,像心上的鼓点愈演愈强;那些声音像浩瀚的远古时光积压的寂寞汇集而成的河流,翻腾着灰色的浪花由四面八方扑将过来。那惊涛骇浪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他几乎能在眼前具现出那滔天巨浪,然后被瞬间淹没在震彻天地的轰鸣中。

 

 

 

 

16. 

 

埃尔隆德又一次从深沉的梦中惊醒。

 

仿佛心有灵犀般的,他抬头像窗边望去。那个只曾出现在幻想和梦境中的精灵如神邸一般背对着他长身而立。他的银色长袍是银河编织的绸锦,金发如梦中所见一般散发着淡淡的光辉,于是周围的一切黯然失色。

 

埃尔隆德屏住呼吸看着瑟兰迪尔,看着只出现在他梦境中的美丽神圣。他全心全意地爱着他的春天,超越自己的生命,而此刻瑟兰迪尔出现在他眼前,他只得颤抖着把那口闷在胸口的浊气缓缓吐出,汹涌的情感却如鲠在喉。

 

“告诉我,Mellonamin,你为何出现在此处,出现在这肮脏短暂的尘世?”

 

瑟兰迪尔转过身缓缓走近他,银白色的月光从他肩头水一般流淌而下,最后消失在他的袍角。当他完全走进阴影,周身在竟被一层令人惊异的微光笼罩。

 

“……我只是你心中所想。”

 

四周复又寂静,埃尔隆德缓缓地闭眼,又睁开。他和瑟兰迪尔对视,于是时间停止了。那些苦痛,泪水,麻木不仁乃至煎熬在这个瞬间灰飞烟灭,爱与美最真挚的纯净在此刻得以展现。

 

 

埃尔隆德痴痴地看着他,颤抖着唇终是问出那句话。

 

“……你会爱我吗?”

 

他想要触碰那个精灵,在伸手刹那却又蜷曲了指尖轻轻放下。

 

那是他心中的阿芙洛狄特,他的生命之火,他的灵魂之光*。

 

他在漫长的时光中上下求索,终将无可奈何地老去。他那有限的时光眼所能见心所能想是何等的狭隘偏执,萤火之光如何与日月争华,他又如何轻易言爱。

 

尽是痴妄。

 

瑟兰迪尔静静地望着他,没有回答。

 

但那又如何呢?

 

埃尔隆德用额头枕着手臂倒回枕头上,闭着眼低低笑出声。

 

 

 

Fin.

 

*取自《洛丽塔》:“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最后埃尔隆德产生了幻觉。总觉得一个原先生活完全由理性架构形成的人,在最强烈的非理性情感驱使之下,相较于常人会受到更大冲击,达到另一个极端。

 

一点解释:

此文中,E和C都是理智温和的人,像大部分人一样,觉得对方各方面合适而在一起。如果没有T这种‘真爱’的出现,最后大概会结婚生子,因为毕竟在现实中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soulmate。Lo是柏拉图重症患者,于是出现这篇文。

 

那位私信我说觉得我把埃尔隆德写成渣男的姑娘,如果看完以上解释还是觉得这是一个‘埃尔隆德如何渣掉原配凯勒布里安’的故事,咱们大概价值观不太合,你要不…就取关我吧。


反正我又不会改(╯▽╰)


评论 ( 18 )
热度 ( 48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