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半梦半醒的人生 中下

-OOC注意

-人物是托尔金的,梗是大刘的。《三体2黑暗森林》中罗辑和他想象中情人的故事。 

中上


他沉湎于梦境而不愿惊扰其梦,对自己说:是梦吧,我索性梦下去呵!——弗里德里希·尼采

 

8.

埃尔隆德走进书房时意外地看见里面的凯勒布里安。她沉默地坐在他的书桌前不知在想些什么,面前是埃尔隆德摊开的,记载着那个世界的笔记本。

 

他顿了一顿,不动声色地走了进去,凯勒布里安听到声响,回过头来。

 

“我能为你做什么?”埃尔隆德走到她面前,犹豫了一瞬,然后伸手拂过她的金发。凯勒布里安在对方触碰到她时眼神闪过不明的情绪,然后嘴角扯起一个笑容,“没什么,埃尔隆德。我来看看我的礼物。”

 

埃尔隆德静静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接着报以同样的微笑:“我希望目前为止它能令你满意?”

 

凯勒布里安小心地掩藏眼底那一丝疲惫和不安,“我想是的,它很棒。”她假装没看见埃尔隆德合上笔记本的动作,优雅地站起身,“谢谢你。”

 

凯勒布里安消失在门口,埃尔隆德若有所思地把目光重新投向那本合上的笔记本。它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可埃尔隆德仿佛能够听到那泛着柔和的光泽的黄铜色封面内里的暗涌与咒语吟唱。

 

瑟兰迪尔已经充斥他的日常生活:埃尔隆德开始在各个场合想象他的存在。

 

他在地铁中时会想象瑟兰迪尔坐在某一处。那位精灵头靠着窗安静地看过路的风景,淡漠像是无形的屏障将他与这个世界隔开。

他在授课时会因有着相同发色的学生而失神。有一次谈到Phaedrus 中的爱与美时,埃尔隆德恍惚间竟感到瑟兰迪尔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看着他,而他因此紧张地第一次语塞。

他在寂静的深夜坐在客厅的壁炉前开启一瓶酒,不断跳动的火光中那位精灵似乎又出现在对面的暗红色沙发中。他的金发和脸庞被暖色的火光镀上淡淡的金红色,手中竟也持着一杯酒;他们相对无语,然后互相举杯。瑟兰迪尔低垂着眼盯着深红色的液体,埃尔隆德似乎可以听到冰凉的酒杯和空气发出清脆冷冽的碰撞。

 

而现实和理想之间是永恒的沟壑,依稀的旖旎幻想连接成看似坚固的桥,用温吞而决绝的力量牵引他上前。

 

他早就注意到内心隐秘处发芽的脱轨偏离,它以自己孤注一掷的幻想为阳光雨露,以彻夜不眠的清醒为养料。埃尔隆德用名曰理智禁欲的牢笼和固步自封的荆棘包围住那片开始蔓延的禁忌疯狂。

 

他将它锁进抽屉,转身走出房门。

 

 

9.

 

-Mellonamin, 你为何抗拒内心,裹足不前?

-……我如何能够真正拒绝你,瑟兰迪尔。

 

只是有朝一日梦醒后,就只剩下光天化日的现实了。

 

10.

兵器碰撞的冷硬和刀剑刺入肉体的沉闷像远方驶近的蒸汽车愈发清晰,逐渐在他耳中轰鸣。

 

一支箭呼啸着蹭过他的耳旁,埃尔隆德恍然回神,发现自己身处一片不知名的战场。他惊慌失措地四处张望,而很快由银质的铠甲和修长的身姿认出了那群高贵的生灵。

 

他们看上去陷入苦战。面相丑恶的奥克斯驾着它们的走狗咆哮着在战场奔驰,精灵们组成的阵型被击溃。埃尔隆德看到一只奥克斯从左方跳起来扑向自己,他来不及躲闪瞬间却发现那狰狞的生物已经穿透自己的身体,向后方抡起笨重的铁锤。他转头只来得及看到那个钢铁铸成的凶器狠狠砸入一个精灵的后脑,猩红的鲜血混杂着脑浆便飞溅而出,那个优美的身影在瞬间迸溅出可怖的红,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缓缓倒下。

 

埃尔隆德被巨大的恐惧和震惊钉在原地。他环视四周,脑海一片空白。精灵们前赴后继不顾一切地向奥克斯冲去。他们费尽全力挥动手中的长剑刺入敌人的胸口再拔出,毫不疲倦地转向下一个目标直到自己的胸膛被冷硬的兵器穿透。不远处无数奥克斯簇拥着几只体型巨大的怪物蹒跚地进击,埃尔隆德的脑海充斥着人体被碾压的沉闷和血肉被穿刺的恐怖。死亡和黑暗笼罩着这片战场,远处暗色的天泛着猩红,一片山雨欲来之势。

 

然后他看到一抹金色。

 

埃尔隆德不可置信地紧盯着尘土弥漫中那唯一的亮色,那是瑟兰迪尔。那位高贵的精灵驾着大角鹿在战场驰骋,以所向披靡之势挥舞着双剑沿途收割半兽人的脑袋。埃尔隆德看见他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后弯曲身体,将剑猛地插入一只扑将而上的奥克斯的咽喉,他早已被汗水和泥泞布满的脸庞被溅上腥热的血液,眼神却愈发锐利冷冽。他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埃尔隆德顺着看去,看到那被黑压压的半兽人包围的中心是密林之王和其他十几个精灵。那些勇敢无畏地战士们被困在中心,他们把他们的王挡在身后,疲惫而坚定地杀戮靠近的奥克斯。包围圈开始逐渐变小,那些奥克斯源源不断地踩踏着精灵或他们同伙的尸首向中心涌去。

 

埃尔隆德已来不及诧异欧洛菲尔为何最终还是允许了瑟兰迪尔的同行。那位高贵的王者高高在上,宛如支撑着这摇摇欲坠的天幕的雄峰;他以披荆斩棘之势砍倒又一只冲上来的奥克斯,转过头看到了奔驰而来的瑟兰迪尔。他充满暴烈冷冽的眼在看到他的孩子那瞬间微微睁大,欧洛菲尔紧锁著眉头张口似乎想要叫瑟兰迪尔不要过去,而瑟兰迪尔胯下的大角鹿已一头扎入黑压压的奥克斯,硬生生地杀出一道豁口。

 

瑟兰迪尔艰难地向他的父亲和同伴靠近,他浑身沾满鲜血和泥土,却仍然如此美丽高贵不可侵犯。周围几只奥克斯因他如修罗般的气势竟一时不敢上前,于是他和父亲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然而此时,埃尔隆德看到几十只不知名的黑箭密密麻麻从更远处飞来。它们有的直接扎入满地的尸体从中,有的被挥舞的刀剑隔断掉落在地,有的没入奥克斯惨白的肉体,后者发出低沉惨烈的咆哮。

 

而有一只漏网之鱼,它飞驰着,几乎撞在一个奥克斯挥舞的斧上而堪堪躲过;它继续划过冷冽的空气,擦过一只咆哮着跳起又落下的奥克斯头上;它依然稳定的飞行着。埃尔隆德紧盯着它,不祥的预感在他心中膨胀。

 

不,这不是真的!埃尔隆德慢慢退后一步,他感到自己的心都被狠狠揪住。他猛地闭上双眼,指甲深深陷入手心。

 

这只是他的幻想,这是他创造出的故事!他不断这样告诉自己,他能够改变这一切,他能够在瞬间改变那注定的终结。阴影将消失在这片土地上,邪恶的暗涌会又一次被埋藏,他的精灵会再次回到那片密林,时光缓慢流过,不在他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他睁眼的瞬间,看到那只黑箭猛地没入密林之王的咽喉。

 

埃尔隆德感到自己的心跳在这一瞬间停止了。

 

一切宛如慢镜头一般,欧洛菲尔的身体在猛地一僵后缓缓脱离载着他的大角鹿,那座不可一世的高山逐渐瓦解崩塌,他听到精灵的悲鸣,奥克斯的欢呼。

 

埃尔隆德转身看向他的春天,他仍淹没在黑压压的奥克斯之间,离他的父亲只有几步之遥。他的表情凝固在那一瞬间,眼中的光芒熄灭了,脸上一片空白。他举着双剑的手无意识地垂下,一只奥克斯乘势向他的后颈挥起那沾满鲜血的刀。埃尔隆德不可抑制地想要向那里奔去,而整个画面却开始远离。他在黑暗降临之前,看到一片暗沉血红的天空下,一个精灵战士用身体挡住利刃的攻击,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保护他们的王子。

 

 

埃尔隆德猛地惊醒,感到自己满头冷汗。他的心仍然急促地跳着,在万籁俱静的夜晚宛若雷霆在他耳边轰响。他无意识地揪住手下的床单,努力使自己带着苦涩和闷痛的呼吸平息下来。

 

他感到一双手握住自己的肩膀将自己转了过去,凯勒布里安焦急的神色和梦中瑟兰迪尔空白的表情一时间竟在眼前重合。埃尔隆德一阵恍惚,他的脑中充斥着还未消散的轰鸣,他看着凯勒布里安的嘴急促地张合,可他一个字都听不见。

 

当他因呼吸急促而剧烈起伏的胸膛终于平复而下时,周围又陷入一片寂静。凯勒布里安的脸埋在暗中看不清表情,他疲惫地翻身下床,走到窗前点燃了一支烟。

 

“……我听见你在喊他的名字……”

埃尔隆德用颤抖的手将烟送到嘴边,狠狠地吸了一口,“……我毁了他……我夺取了他的父亲。”


他无暇顾及对方此刻看着他或许是复杂的神色。窗外的月色如水一般在窗台上荡漾。他听到凯勒布里安模糊的声音,“可我以为他是你想象出的?我想你可以……”


埃尔隆德缓缓回过头,他在凯勒布里安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满脸疲惫,眼底却闪过一丝疯狂的笑意,对方因此而退缩。

 



“……你不明白,凯勒布里安……”他的眼睛诡异地亮。



“他活了。”

 

11.

情感的藤蔓挣脱了名曰理性的荆棘桎梏,在他的心上盘绕伸展,开出滴血的蔷薇。暗香和鲜血的味道盘旋向上,如来自海的司魔境的迷药。

 

他在其中陷落,自此万劫不复。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