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半梦半醒的人生 中上

上-> http://lawliet729.lofter.com/post/36dfe5_5fafc4f


-OOC注意

-《三体2 黑暗森林》中罗辑和他想象中情人的故事。

-人物是托尔金的,梗是大刘的。

-三观扭曲有雷点 慎入

 

5.

由瑞典开往挪威的火车徐徐地行驶着。埃尔隆德结束了回复日常邮件,合上笔记本将目光投向窗外。他们正经过一片辽阔的雪原。

 

他轻轻呵出一口气,水汽在透着冷气的窗玻璃上氤氲出一片朦胧的雾气。他透过这层雾气看到纯净得刺眼的白在天地间无边际地弥漫,远处雾霭朦胧中灰色的是若隐若现被大雪覆盖森林。

 

大地冰封,鸟兽蛰伏。在这种季节里,那片森林里有什么呢?怕是只有寥寥几只雪狐,在一片白茫茫中留下深深浅浅的几串脚印。

 

埃尔隆德忽然想到他林中的精灵。他在埃尔隆德的想象中已逐渐长大为少年的模样,柔弱的身躯变得强健匀称,四肢修长有力。

 

他于春日爬上那些高高的古木,坐在枝桠上和林间的鸟儿嬉戏,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落在他淡色的发丝上,映下点点深深浅浅的光斑。

 

他于夏日和同伴们在森林中打闹追逐,一头高大强健的鹿会拨开层层枝蔓走到他们当中,上面戴着华冠的精灵是他威严的父亲。精灵和走兽们纷纷俯下身向他们的王致敬;而他们中有着淡金色头发的一位便会雀跃地奔跑到那美丽高贵的生灵面前。大角鹿微微颔首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背上坐着的那位也就融化了眉宇间永冻的冰封,将手伸给他的孩子,密林未来的王。

 

到了秋日的时候,他的精灵便会来到森林尽头的溪边。他踩过满地暖色的落叶,赤着脚站在小溪边裸露的鹅卵石上,让那些飞溅的晶莹的水珠亲吻他修长白净的皮肤。

 

那么冬日呢?

 

埃尔隆德想,精灵的话,这点寒冷应当是不成问题的。他的精灵已褪去青涩,拥有了足够的勇气和力量。他想象着在森林的某一处,精灵穿着简练的猎装,驱使着尚且年幼的坐骑带领着他未来的子民在被大雪覆盖的树木间驰骋。他们追逐着一头跳跃躲闪的深棕色猎物。首当其冲的金发精灵在疾驰中也保持着平缓的呼吸,他从背后的箭筒抽出一支箭朝着猎物的方向拉满弓,宝石蓝的眼睛在驽箭离弦的一瞬间迸发出异常明亮的色彩,眼底像是燃烧着一掬烈火。

 

他在欢呼着一拥而上的精灵中逐渐慢下步伐。年幼的鹿尚未长出参差巨大的角,它的主人微微抬起头四处雪中的森林。埃尔隆德感叹精灵是那么纯净天然,即使在寒冬的肃杀中,周身都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然后埃尔隆德看到金发的精灵微微转过头,目光在那一刻和自己对上。年轻的精灵微微歪着头,似是好奇地看了他一眼。

 

埃尔隆德猛地回过神来,眼底尽是诧异。


窗外寒冷的气息已透过玻璃将他的手冻得冰凉。他摇了摇头把陌生的情绪从脑海中赶出,有些好笑地发现自己尽想得如此入神,以致竟幻想对方看到了自己。

 

 

6.

-为他取个名字吧。

-……我们可以称他为Thranduil。

-它有什么意义吗?

-VigorousSpring, 繁茂的春天。

-真想不到,你那古板的脑袋里竟然有这么浪漫的一面。

 

 

7.

斯德哥尔摩在三月底终是迎来了久违的春天。气温回到零上,市公园中央封存了大半个秋冬天的喷泉重又开始喷射出造型优美的水花。埃尔隆德在凯勒布里安的要求下陪她到公园散步。他们在长椅上坐下,微凉的日光尚未能将那浅黄色的木料捂暖。年轻的父母带着新生的孩子们,土壤早已开始解冻,雪融化后汇集成一股股带着浑黄泥土清新的水流从他们脚下淌过。

 

埃尔隆德还一板一眼穿着他厚重的黑色大衣,凯勒布里安已经提前解放了双腿投向呢绒短裙的怀抱。春天似乎给这个向来成熟妩媚的女性带来一丝少女的气息,她兴致颇高地加入那群在喷泉旁嬉戏打闹的孩子,而埃尔隆德靠着椅背,盯着不远处的海港有些出神地微笑。

 

凯勒布里安说他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出神,他想这大约是因为瑟兰迪尔。短短几个月时间,这位金发的精灵在埃尔隆德创造出的那片内心的世界扎了根,埃尔隆德发现自己越来越享受在脑海中描绘创造他的全部历程。

 

埃尔隆德看到瑟兰迪尔骑着他的大角鹿在森林里疾驰,额上竟闪着晶莹的汗珠。他大概已经成年了,那褪去少年稚气的脸庞逐渐显现出坚毅的线条,在他身旁飞速后退的树木和枝条在他脸上打下明明暗暗的光影。

 

埃尔隆德讶于他不同以往的仓促。他几乎是温暖地笑着想:是什么让你如此匆忙,我的春天?

 

瑟兰迪尔急匆匆地穿过整装待发的军队,跑进那坐落在密林深处的大殿,密林的王已一身戎装,背向着他擦拭宝剑。朝阳的第一缕光线透过大殿穹顶洒落在那位威严的王者身上,带着寒意的铁甲泛着一丝冷光。

 

瑟兰迪尔猛地停下脚步,不可置信地瞪视着他的父亲,呼吸急促鼻息扇动。那位名为欧洛菲尔的王优雅地转身,宝剑归鞘,眼眉间是弹指凝眸间雷霆万钧的倨傲。

 

“我亲爱的春天,如我之前所说,我无法带你去。”

“可是父亲,我已经长大了!”瑟兰迪尔上前一步急切地控诉,“我是您的孩子,密林未来的王者,我能够战斗。”

 

埃尔隆德皱眉。眼前的场景有些陌生,他从未在脑海中勾勒过如此画面。他看见那位不苟言笑的年长精灵微微台起下巴俯视着他的儿子:“如你所说,我是你的父亲,那你便不该违背我的话。”他向前两步走下高高的王座,埃尔隆德注意到他褪下了戒指,苍白修长的手指拂过年轻的精灵的脸庞,脸上此时竟浮现出柔和的神色,“况且,在我的灵魂前往曼督斯之前,你将永远是这密林的王子,阴影和黑暗永远无法染指密林的深处。而你,我的孩子,精灵和诸神的荣光将照耀你永无忧虑地生活。”

 

瑟兰迪尔颤抖着嘴唇,埃尔隆德在他美好的眼中看到祈求的神色。那束来自穹顶的晨光将他们之间的空间割裂,无数细小的灰尘在带着暖意的金色光线中上下飞舞。瑟兰迪尔和欧洛菲尔的脸却在暗处,模糊不清。

 

埃尔隆德越过殿外黑压压的军队,看到远处密林外的地平线隐约露出黑灰色的,蠢蠢欲动的天空。邪恶和阴影不知何时在这个世界生根发芽,缓慢地开始吞噬温暖的阳光。和平与爱一寸一寸被蚕食,离开这片土地。

 

 



“埃尔隆德?埃尔隆德!”埃尔隆德仓皇地从脑海中的画面挣脱,才发现此时已是夕阳西下。海港的天空被染成一片橘红,凯勒布里安俯身焦急地轻拍着他的脸,金发被镀上一层温暖的颜色。


埃尔隆德茫然地看着她背光的脸,发现自己竟看不清她的面容。

 

 

8.

-你最近有些奇怪。

-是吗。

-我不明白你在想什么,你会告诉我吗?

-亲爱的凯勒布里安,我想我只是有些累了。

 

 

Tbc.


三明治的话 下章估计要爆字数。先这样吧

评论 ( 5 )
热度 ( 34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