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苞米地里的爱情故事 (这是一个神奇的设定)

-OOC注意

-不笑你打我

-新年的小甜饼o(* ̄▽ ̄*)o

埃尔隆德感到第一缕带着暖意的阳光洒到自己的苞叶上。他动了动眼皮,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就感到头上一麻,接着格洛芬德尔的大嗓门就在耳边响起:“埃尔隆德!你醒了吗!埃尔隆德!太阳晒屁股了!”

玉米没有屁股。

就算有也被叶子包着呢。

埃尔隆德这么想着睁开眼,看到那只聒噪的麻雀洋洋得意地站在那个叫林迪尔的稻草人的脑袋上。林迪尔明显被扰了清梦,拉着一张晚娘脸想把他甩下去。而今天的风像天上稀稀拉拉的云一样软,林迪尔没法动起来--他憋红了脸也只感到自己那几根叉出来的稻草随风微微颤抖,格洛芬德尔便像个大将军一样戳在林迪尔头上啄他的头发。

等埃尔隆德从他因为格洛芬德尔的叫嚷而搅成一团的脑子里脱离出来时,隔壁的瑟兰迪尔已经被吵醒了。他那粒粒饱满的黄灿灿的穗子都泛出可怕的青色,头上的花丝都一根根炸了开。他缓缓睁开眼,眼神里的凶恶像是要把格洛芬德尔生吞活剥。

可惜他是一根玉米。就算他有一头苞米地里最耀眼的金色花丝,饱满的种子颗颗泛着油光,和他绿油油的叶子相称简直就像一盘可口的韭菜炒鸡蛋,他也没法吞了一只麻雀。

于是他把气撒在隔壁的埃尔隆德身上。

埃尔隆德有点绝望地看见那跟骄傲的玉米把目光转向自己,然后用满是冰渣的声音和自己问好。”早上好,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弱弱地往他的苞叶里缩了缩,小心地开口,”早上好,瑟兰。望你昨夜睡得安好。”

睡得安好是不可能的,只要格洛芬德尔够无聊,埃尔隆德就得默默地忍受瑟兰迪尔能持续一上午的起床气。

他意料之中地看到瑟兰迪尔高傲地微微扬起他饱满的下巴--如果他还有下巴的话,“埃尔隆德,我从很早就告诉你,作为玉米要注意均衡营养。我从没要求你和我一样健康饱满,但是你得注意你的花丝--我从没见过哪个玉米像你一样有着饱满的穗子却秃了头!看来你昨天也没有努力,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这也不是我的错。。。埃尔隆德在内心抱怨着。

他是玉米中的智者,把别的玉米用来和麻雀吵嘴的时间用来了思考--思考为什么盖拉德丽尔夫人(他们的播种者)在那个巡夜的脏老头的撺掇下把南雅牌的化肥改成了金坷垃-天哪,埃尔隆德受不了那味儿--思考为什么格洛芬德尔天天去啄那只叫埃克西里昂的猫的头顶然后大笑着被后者追得满田跑,思考为什么瑟兰总是在他赞美夫人家的小姐凯勒布里安的头发后气鼓鼓地把自己裹在层层苞叶里,转过头去怎么叫也不理自己。

当然他也常常思考为什么瑟兰迪尔总是嫌弃他那相对于其他玉米较为稀疏的花丝-这使他的花丝更加稀疏了。

埃尔隆德的愿望是能和瑟兰迪尔一起被摘下,最好能在同一个锅里出现在盖拉德丽尔夫人的餐桌上。据每年都会来这里过冬的大雁吉尔加拉德说,盖拉德丽尔夫人家每年冬至都会蒸一大锅玉米。埃尔隆德想象开锅看到一整锅玉米的样子,他们每个都和瑟兰迪尔一样饱满金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袅袅升起的热气在明亮的灯光下散开在空气里,驱散冬天的第一丝寒意。

-----------------------------------------------------

埃尔隆德在第一队大雁出现在南方的空中那天第一次睁开双眼。那时夏日的暑气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天空的蓝色开始变得高远,云朵聚成一小块,一小块稀疏的棉花糖的样子散落在浅蓝色的幕布里。

埃尔隆德看到的第一个就是瑟兰迪尔。那时瑟兰迪尔还是一根不成熟的小玉米,叶子没有这么油亮,穗子也不如现在丰满。瑟兰迪尔那时还能轻松地在刚刚露出缝隙地苞叶中转过身来,好奇地瞪着着和他几乎同时醒来的埃尔隆德,然后用软糯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向他打招呼。

之后这片田里其他的玉米们也逐渐醒来。瑟兰迪尔看了一圈发现他是这里最美丽的玉米-他有着最黄澄澄的穗子,最鲜艳青翠的苞叶,和最柔顺的花丝;埃尔隆德也察觉到这一点,他礼貌地向瑟兰迪尔表示了赞美和爱慕。他主动请格洛芬德尔央求其他麻雀不要啄瑟兰迪尔的包穗,代价则是每天都要听格洛芬德尔对埃克西里斯的嘲笑,和他那裹脚布一样冗长的‘征服中土’的故事。

瑟兰迪尔在埃尔隆德有意无意的包庇和赞美下变得高傲起来,认为自己是全世界最美丽的玉米。他每天在埃尔隆德被格洛芬德尔骚扰时和后者吵架,并且扬着头神气活现地嘲笑埃尔隆德不那么富态的长相。

埃尔隆德总是宽容地任瑟兰迪尔对自己进行人身攻击。他暗地里憋足了劲吸取着养分,想要长得和瑟兰迪尔一样油亮富态,然后被同时采下变成同一锅蒸玉米。他生来瘦小,原来和他一株比他后醒来的埃洛斯分走了他大部分营养。

一天夜里,埃尔隆德在瑟兰迪尔睡后和埃洛斯聊天。后者一脸不屑地戳穿了埃尔隆德对瑟兰迪尔的那点小心思,于是埃尔隆德第一次涨红了脸凶巴巴地小声让埃洛斯闭嘴,生怕吵醒瑟兰迪尔被他听见。

第二天埃洛斯就被在玉米田里乱跑的熊孩子采走了。埃尔隆德急的几乎要冒出火来:他知道埃洛斯爱上了那个有着金色大波浪一样头发的凯勒布里安,他曾经信誓旦旦地跟自己说一定会被凯勒布里安采下,而他们现在甚至没有成熟。

埃尔隆德为此伤心了很久,甚至没有顾得上和瑟兰迪尔道早晚安。瑟兰迪尔一反常态地收起他惯常的嘲讽陪他沉默着,并用眼刀赶走了来例行骚扰的格洛芬德尔。埃尔隆德伤心之余内心感谢瑟兰迪尔的陪伴。瑟兰迪尔不是根会轻易吐出好话的玉米,他愿意这么做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关心。

就这么过了几天,埃尔隆德又开始能够体会到风和阳光。他开始吹气一般地长,穗子一天天饱满,叶子也逐渐变得茂盛油绿起来。瑟兰迪尔注意到他的变化有点惊讶。一开始他有些不太高兴地憋着嘴拒绝和埃尔隆德说话,然而他发现埃尔隆德脑袋上的花丝还是没有他那头金色的花丝闪耀茂密时,他又开始兴高采烈地每天跟埃尔隆德聊天,并偶尔嘲笑后者的发际线。他那些带刺的话在埃尔隆德听来仍然像初见时棉花糖一样柔软,里面的嘲讽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

埃尔隆德胡思乱想着,格洛芬德尔叽叽喳喳说了一堆之后,发现了他的分神,便在瑟兰迪尔的寒冰目光中直接从林迪尔的头顶冲到埃尔隆德面前猛地啄了那宽阔的额头。埃尔隆德一阵吃痛,并意识到早上吵醒他的元凶,但因为分神在先只得道歉,“。。抱歉,格洛芬德尔。。你说什么?”

“今天他们要来收割啦!伙计你们要被采走了!” 格洛芬德尔扑腾着翅膀,边叫边在埃尔隆德头顶欢喜得跳跃。

当埃尔隆德反应过来他的话的意思时,埃克西里昂已经呼哧呼哧分开一片绿油油的叶子中扭动着跑过来了。格洛芬德尔喳喳叫了两声,猛地俯冲过去啄了两下那只肥猫的头顶。埃克西里昂惨叫一声,带着前两天还未消下的包屁颠屁颠扑向格洛芬德尔,后者灵巧地在空中打了个转,埃克西里昂便扑了个空,在地上摔成一团橘黄色的毛团。

瑟兰迪尔也听到了格洛芬德尔的话,他骄傲地挺起了胸,斜着眼瞥了一眼埃尔隆德,不情不愿地开口,“你最近长势不错,看来能够和我一起被采走了,毕竟他们不管你头上有几根毛。”

然后做成一锅蒸玉米。埃尔隆德在内心补充道。他知道瑟兰迪尔也很高兴,他们努力了一个秋天,逃过了熊孩子的魔掌,如今是检验成果的日子了。他没有跟瑟兰迪尔说过他的愿望,但是他觉得瑟兰迪尔也是那么想的。

盖拉德丽尔夫人从远处走来,她挎着一个篮子,头发被一条蓝色带花的布扎了起来。她徐徐渐近高挑的身材在玉米们看来简直就是维拉,他们一个个挺起身子摇晃着脑袋,希望引起女主人的注意。

当盖拉德丽尔夫人把手伸向瑟兰迪尔时,后者神气活现的表情简直媲美格洛芬德尔调戏埃克西里昂的样子。埃尔隆德愉悦地想,我的瑟兰果然是最棒的,我们将成为世界上最香最美味的一锅煮玉米。

盖拉德丽尔把瑟兰迪尔放在一篮子沉甸甸的的玉米上,然后朝长得同样很棒的埃尔隆德看了一眼。

“这可是今年地里长得最棒的玉米了,有了这么棒的种子,明年一定会大丰收的!" 

她一边夸奖一边把那块扎在头发上的布盖在一篮子玉米上,转身离开了。

埃尔隆德目瞪口呆地盯着盖拉德丽尔的背影,而瑟兰迪尔在篮子里的怒吼简直响彻整个玉米地,“我才是今年地里长得最棒的玉米!!!!!!!!!!!!!!!!!!!!!!!!!!”

fin.

原梗在这里:http://www.jiaoba.net/yuwen/JiaoBa_Html/Class921/921_25581.html

ps:我真的不喜欢韭菜炒鸡蛋_(:з”∠)_

评论 ( 22 )
热度 ( 27 )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