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liet

ETE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cp @叶凌秋大小姐

【ET】 会饮篇 中 (现代AU)

上篇在这里->http://lawliet729.lofter.com/post/36dfe5_5def68c

-没有欧洛菲尔作为瑟兰迪尔父亲的设定

-不举梗

-咦大家快看OOC


2.


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干脆利索地把领带扔在地上,然后开始一颗一颗解衬衫的扣子。他几乎是迷恋地凝视那白皙修长的手指用一种不紧不慢的速度把那些银色的纽扣从布料中脱出,而那双手似乎隔着空气抑住自己的呼吸,胸口都闷得生疼。


在瑟兰迪尔的手指挪到最后一个纽扣上时,埃尔隆德突然按住了他的手。他站起来冲过去的速度有些快,椅子在自己背后轰然倒下。他也许失态了,但现在管不了那么多。瑟兰迪尔长久以来对身体接触的回避和排斥他看在眼里,他可以对上帝发誓那不是什么对心爱之人的羞涩或欲迎还拒。


瑟兰迪尔停下动作,没有躲开也没有看他。他们僵持了一会儿,埃尔隆德把按住瑟兰迪尔的手改成轻轻握住对方手指的姿势,缓缓地摩挲,他想现在对方不会介意他这么做。


“瑟兰。。。”我们应该谈谈。


瑟兰迪尔不会喜欢后一句中所含的命令和审视意味,埃尔隆德没有说出来。


瑟兰迪尔终于把粘着在他们交握的双手上的目光投向埃尔隆德。他的睫毛突然抖动了一下,湛蓝的眼睛中常年冰冻的颜色开始裂缝,一种名曰柔软的情绪开始微微晃荡着要溢出来。


“你不愿意么,埃尔隆德?” 他伸手摩挲埃尔隆德的脸,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我以为你喜欢我?还是我猜错了?”


埃尔隆德在一瞬间感觉自己被前所未有的欣喜席卷了。他想可以把这认为是相互之间的告白?客厅落地灯的柔光把瑟兰迪尔的半边身体都染成淡淡的金色,沾了喝酒冒出的一层细汗,整个人都柔软下来。瑟兰迪尔望着他的眼神几乎是深情的,而埃尔隆德平时把所有的感情都隐忍在内心深处不敢透露一毫,如今那些郁积在胸口的情绪都涌到嗓子口,他微微张嘴,半响才微笑道:“当然。”

然后瑟兰迪尔吻了他。那是十分轻柔的触碰,和舞台上那些激烈的舌吻截然不同。埃尔隆德曾在内心千万遍描绘对方菲薄优雅的嘴唇,

他感到两人的呼吸在接触的刹那变得絮乱,于是他逐渐加深这个吻。瑟兰迪尔顺从地张开嘴,于是他试探着撬开对方的牙关,当他们的舌头最终感受到对方的柔软时,埃尔隆德内心的那点烛光在一瞬间轰的一声变为燎原之火。



他们脚步挪向卧室,一路拥抱着吻得昏天黑地。埃尔隆德感到自己被床旁边的地毯绊了一下,然后瑟兰迪尔顺势猛地把他压在了床上。


埃尔隆德一瞬间被压得陷进了柔软的床垫。卧室里全部的光源只有床头一盏暖色的台灯。他看着瑟兰迪尔跨坐在他腰上,下巴微微抬着,慢慢歪过头斜睨着他。瑟兰迪尔用一种缓慢的,几乎是诱惑的速度解开刚才留下的最后一个扣子,然后把衬衫从肩头慢慢褪下,露出精实的胸膛和修长的,隐没在西裤边缘的腰线。


那件衬衫被随意仍在一旁,同时瑟兰迪尔俯下身来继续亲吻他。埃尔隆德猜想瑟兰迪尔喜欢这种女王play,这和他平时周身散发出的冷傲禁欲气息倒是毫无违和。他微笑着接受这个吻,并且乐于悄悄反转主导权,挑逗对方的舌头并扫过口腔顶部让始作俑者喘不过气来。


埃尔隆德模糊地想到格洛芬德尔是这么跟凯勒布里安形容自己: “康德。我们简直可以根据他的作息时间表调钟。除了聊学术他就是个无趣的书呆子,大概要打一辈子光棍。” 


埃尔隆德当然不是书呆子,他在性的经验并不是一片空白,相反,在以往的恋爱中他是一个完美的情人,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上。现在他和肖想了几个月的金发美人滚在床上吻得不可开交,格洛芬德尔大概宁可听他讲一个下午的十八世纪哲学史也不愿意想象这个画面。


瑟兰迪尔纠结着埃尔隆德胸前的扣子,同时也不愿放过埃尔隆德的嘴唇。埃尔隆德决定夺回主动权,他腰上发力猛地把瑟兰迪尔压在身下。瑟兰迪尔睁开眼睛,并没有表现出被冒犯的样子。他伸手继续解埃尔隆德的纽扣,埃尔隆德则梳理着他散落在被子上的金发。等到他们能够肌肤相贴时埃尔隆德把头埋进瑟兰迪尔的颈边,用轻柔的力道咬舔吮吸那里脆弱姣好的皮肤,然后他们鼻尖相蹭,瑟兰迪尔睁开眼睛望着他,眼里的蓝化成一汪水。


天哪。埃尔隆德在心里轻叹。他突然发现自己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被他看着的时候埃尔隆德感到自己的胃都是暖的,那些酸涩轻柔的情绪拧在他的喉部和脑子里,于是他又吻住了瑟兰迪尔,试图把这些情绪传递给他,后者则用双手环住他的肩让他们的距离更近。


当埃尔隆德的嘴唇一路攻城掠地向下移动时,瑟兰迪尔双手捂住了脸,并在被埃尔隆德含住胸前时发出惊喘的气音。埃尔隆德舔舐他精瘦的腰线时瑟兰迪尔像一只猫一样舒展身体挺起腰,头向后仰去露出在灯光下微微颤栗的锁骨,埃尔隆德可以想象瑟兰迪尔殷红的眼角,他眸子里那些晃荡的水色沾湿他的睫毛,微微的发光。埃尔隆德被那些颤抖的气音撩拨得厉害,他感觉下x身肿胀得发疼,他想现在就把自己推进这个捂着脸呻吟的家伙的身体里,他想把这个平时高傲冷漠的男人操x弄得哭出来,然后吻去他脸上的泪水,再让对方发泄一般地在自己的肩膀上咬出一个不大不小的齿印。


然而当他褪下对方的西装裤时,埃尔隆德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察觉到瑟兰迪尔不知在什么时候停止了呻吟,沉默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埃尔隆德死死地盯着瑟兰迪尔的深蓝色内裤,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做这么失礼的事情。沉默的氛围慢慢的驱散了周围的旖旎,埃尔隆德抬头,撞上瑟兰迪尔空洞的目光,那里面流淌的蓝色变得很暗很暗,连平时冷漠的神色都找不到了。


瑟兰迪尔盯着他,并没有做出反对的意思,于是埃尔隆德缓缓褪下那层蓝色的布料,露出里面包裹的,毫无反应的部位。它出奇地幼小,像是长在一个未发育的孩子,而不是一个一米九的大高个儿身上,它安静地蛰伏在那里,埃尔隆德却觉得脑子里一个炸雷,震得他翁翁直响。


“。。。我很抱歉,埃尔。” 瑟兰迪尔第一次用了这个称呼,而他的声音也是前所未有的艰涩。埃尔隆德抬头,看见瑟兰迪尔紧紧闭住双眼,脸上全是痛苦的神色。


tbc

---------------------------------------------

不要给我寄刀子,我向组织保证这是HE


评论 ( 25 )
热度 ( 48 )
  1. 疯狂的方块块Lawliet 转载了此文字

© Lawliet | Powered by LOFTER